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3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撰文 | 高语阳

厅官落马,受贿的重要原因竟然是因为酷爱打麻将。 

有多爱呢?他自己说,业余时间打麻将觉得不够,挤出工作时间来打。纪委办案人员说他,每月邀约党政领导干部和企业老板打麻将20多次。 

一个月20多次,基本上每天都在打麻将了。别人为了让他好好打麻将,甚至给他送100万元的“麻将基金”。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龙敏

而且,这位“麻将狂人”落马,最早是被自己落马的老上级给供出来的。

曾是“老纪检人”

今天(12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逍遥官”的平安着陆梦》,说的就是这位“麻将狂人”彭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龙敏。 

彭州是四川省辖县级市,由成都市代管,根据公开资料,龙敏落马前是副厅级官员。 

2015年12月18日,四川省纪委发布消息,龙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2月,龙敏被双开。 

去年10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龙敏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755.892万元、美元1万元、欧元5000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一审依法判处龙敏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八十万元。 

龙敏1958年出生,还是个“老纪检”。他是成都金堂县人,早期就在金堂本地工作,曾担任金堂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2002年出任崇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2006年转任彭州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2009年成为彭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 

可以看到,龙敏在纪委工作的时间不算短。当时办理龙敏案件的成都市纪委工作人员在“纪检人手记”中提及:因为曾经在纪检战线工作,不少同事对龙敏都很熟悉,他在任金堂纪委书记期间还探索了乡镇独立办案,在当时的纪检系统也是小有名气。 

“手记”中还提及,龙敏从一名普通科员,努力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也曾是“佼佼者”。 

不过,作为“老纪检”,龙敏在接受调查之初也表现得很不合格,最初他面对纪委工作人员一直在反复强调“我真的以为这些都是正常的,我真的无心欺骗组织,我只是以为这只是当时的一种风气,我曾经抱有侥幸心理”。而且,在他的双开通报中提到,他与行贿人串供,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等行为对抗组织审查。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的“六大纪律”,他违反了其中的五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0月,新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出台,龙敏是该《条例》实施后,成都双开第一人。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双开通报

“麻将狂人”曾一年输40多万

接下来就要说龙敏“麻将狂人”的事儿了。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麻将这东西真的像毒品一样,一旦爱上它就天天都想打,一天不摸牌手就痒。越打瘾越大,越打标准越高。” 

他挤出工作时间来打麻将,单位的同事对这个很有意见。工作时间经常找不到他人,也不好去问他,遇到必须要处理的公事儿,就打电话请示,但要么不接,要么就被挂断了,或者接通几句话就打发了。“后来知道他喜欢耍,再紧急的工作也只得放一放,等一等。” 

他打麻将还很细致,有记账的习惯。他账本上的明细包括:打牌时间、和谁打、打多大、输赢多少、谁给的“底分”……有时一年就要记上满满一本,每到月末和年末还会统计一下输赢情况。 

而且,他越玩越大,他自己说:“有一年手气不好,大约输了40多万元,但总体上是赢多输少。” 

在他的双开通报中,提到他“违反生活纪律,追求低级趣味”,主要说的就是他沉迷于打麻将。在前文我们提及的“纪检人手记”中说到,他追求低级趣味,沉溺于打麻将赌博活动,在崇州、彭州工作期间,每月邀约党政领导干部和企业老板打麻将20余次,严重违反了生活纪律。

行贿人给他100万元麻将基金

既然有打麻将的狂热爱好,就有别有用心的人投其所好。 

在“纪检人手记”中就说,在十八大之后,龙敏也曾有过畏惧,还把收受的一部分钱退给了行贿人。但颇具戏剧性的是,后来因为手气撇,他竟然又接受了行贿人给他的100万元麻将基金。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举个例子,商人廖某为了和龙敏建立好关系,经常组织牌局,邀请龙敏参加。 

其实,对于廖某组织麻将局的目的,龙敏心知肚明。类似于准备“麻将基金”、牌桌上“放水”这些“小技巧”,龙敏都是默认的,二人的关系也在这种心照不宣中逐渐升温。 

拿了人家的好处,龙敏也给廖某办了不少事儿。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内容,2012年8月,廖某公司的房地产开发项目部分房屋未按期验收,出现了延期交房、无法办理房产证等问题,引发购房群众集体上访。 

廖某找到龙敏后,龙敏多次召集彭州市规划、建设、房管、国土等相关职能部门召开协调会,要求政府相关部门对该房地产项目已卖出的房屋进行验收,并为这部分房屋办理产权证。 

还有一件事儿就是廖某公司另外一处房地产开发项目有税收问题,龙敏就私下约见彭州市地税局领导,要求减免该项目的城镇土地使用税。而且,龙敏给廖某提供了一份会议纪要,廖某拿着直接找到地税局,也因为这件事儿,廖某的公司拖欠税款长达近三年时间。

被老上级供出后落马

龙敏事发和他的老上级成都市委原副书记李昆学密切相关,是李昆学供出了龙敏行贿。 

2015年11月24日,四川省纪委发布消息称,成都市委副书记李昆学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李昆学在担任成都市委副书记之前,历任金堂县委书记、成都市委秘书长、成都市高新区党工委书记、成都市公安局局长、成都市政法委书记等职。 

其中,李昆学在1996年3月至2001年4月之间,先后任金堂县委副书记、金堂县人民政府县长、金堂县委书记、金堂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龙敏是在1994年至2001年期间,先后任金堂县三星镇党委书记、金堂县委常委、纪委书记。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在李昆学的一审判决书中写着,2015年11月20日,专案组将李昆学带至四川省纪委干部教育基地接受组织调查。其在组织对其宣布采取调查措施前,主动交代了组织尚未掌握的收受彭州市人大原主任龙敏等17人贿赂的问题。 

而且,1997年至2014年,李昆学利用时任职务便利,为龙敏调整担任金堂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等职务,为龙敏的侄子魏某工作调动提供帮助,共计收受龙敏以拜年拜节名义所送人民币36.5万元。 

从时间线上来说,李昆学11月24日被公布落马。20多天后,12月18日,龙敏落马。

认为自己被“边缘化”放纵自己

不过,虽然是李昆学点出了龙敏,但龙敏的落马还是因为他对自己要求的松懈。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自从2006年调任彭州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龙敏就觉得自己被组织“边缘化”,他认为自己是:政治上没有奔头、经济上没有想头、工作上没有干头,只能在成都远郊区(市)县打转。 

因此,他也不准备好好上班,就整天旅游,几年时间游遍国内知名景点。距离退休时间不远的他,还想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他甚至写出了打油诗:有钱就是好办事,没钱就要找关系。见人且说三分话,你好我好大家好。论资排辈讲官位,横向纵向比待遇。美女帅哥随便喊,麻烦的事都不管。 

于是,在距离退休还不到2年的时候,龙敏落马。想要“平安着陆”,终究是在“着陆”前出事儿。 

最后还是要提一句,关注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的读者应该知道,现在越来越多的退休官员在退休后被查,有的已经退休超过五年。也就是说,侥幸心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了,即使“着陆”,也不代表安全。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资料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华西都市报 四川新闻网 澎湃新闻

校对 | 罗晶

商人送100万“麻将基金”供这位厅官打麻将

『外媒爆料』『国际热点』『国内政经』欢迎关注公众号:外媒参考(waimeicankao)。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