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奢侈村支书 连续9天设宴160桌请1600余人为女儿操办婚礼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3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9月19日晚间,山西省纪委监委公布了4起近期查处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其中,曾因“自费帮村民割麦”而小有名气的运城市万荣县荣河镇谢村原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吕春林,因早前大操大办其女婚庆事宜被处分,荣河镇党委书记、镇长和镇纪委书记也因履责不力分别受处。


最奢侈村支书 连续9天设宴160桌请1600余人为女儿操办婚礼


通报称,2019年5月,吕春林无视组织提醒,在为其女操办婚庆事宜过程中,讲排场、摆阔气,连续9天设宴160桌、宴请1600余人,搭建豪华彩棚1800余平米,铺设红地毯3700余平米,组织了由车队、中式鼓乐队、舞狮队等200余人的迎亲队伍,在社会上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吕春林因此被网友称为“最奢侈村支书”。


2019年8月,吕春林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被责令辞去村委会主任职务。荣河镇党委书记张广斌和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董凯履行主体责任不力,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镇党委委员、原纪委书记庞海履行监督责任不力,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最奢侈村支书 连续9天设宴160桌请1600余人为女儿操办婚礼


据澎湃新闻报道,吕春林曾因“自费帮村民割麦”而被数次报道。


新华社今年6月13日的报道称,当下正值小麦收获时节,在万荣县荣河镇谢村,当地村民再也不用为收麦子发愁。因为全村5000多亩小麦都是由村委会主任吕春林自掏腰包,免费帮村民收割。这一行为他坚持了5年,累计付出100余万元。


最奢侈村支书 连续9天设宴160桌请1600余人为女儿操办婚礼


报道称,今年43岁的吕春林,过去在南京做生意,2015年被村民们选为村委会主任。吕春林说:“自己过去因为常年不在家,多亏有村民们帮忙照应家里的老人。现在自己在外头挣了点钱,就想着回报全村父老。”


当地媒体报道称,吕春林曾介绍,因为他常年不在家,好多村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在一些村民的劝说下,当年他回村。为了让村民知道他是谁,选举时选票上他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括号,括号里面写的是他父亲的名字,首轮投票就过半,吕春林被选为村委会主任。

近年来,领导干部婚丧嫁娶大摆筵席之风不减,礼金也是逐年水涨船高。有的干部反映,请帖如同“罚款单”,雪花般地飘来,一年的工资收入还不够支付酒席钱。


有的地方宴请之风已经陷入恶性循环。更有甚者,讲排场、比阔气,助长了社会不良风气,严重影响了公职人员形象,也给行贿受贿带来了机会。而倒在“婚丧嫁娶”宴席上的官员也还有不少。


此前,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公安局右岸分局政委阙隆宽嫁爱女,轰动全城。婚宴在县公安机关办公大院举行,喜宴规模500余桌,参宴人四五千。


根据云南省当地一家媒体《生活新报》的报道,“10月29日,国家级贫困县昭通市永善县举办了一场轰动全城的婚宴。婚宴之所以引起轰动,并不是因为它是永善县公安局党委成员、右岸分局政委阙隆宽嫁爱女,而是婚宴地点就设在县公安局及相临的另一家特殊单位的办公大院里,星期一本该是办公时间,而县公安局里却搭帐篷、起大灶,摆下数十张八仙桌,设下煌煌盛宴,豪请八方来客,好不壮观热闹!其二,为婚宴抬菜的竟有几十名警察、法官。其三,盛宴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在永善前所未见。从10月29日清晨一直持续到29日晚19时许才结束,规模接近500桌,参宴人数有四五千之多。”


2009年12月24日,广东省廉江市公安局副局长陈锡照在当地最好的酒店大摆筵席,庆祝乔迁豪宅之喜。前来酒店的宾客几乎都有同样的动作:掏出一叠人民币装进红包、签上名字、递给门口迎宾的主人。酒店大厅的桌子上,主人早已备好了10多沓空壳红包。由于现场只有两支笔,酒店大厅一时出现排队等笔签名现象。酒席用的酒是马爹利蓝带,近3000元一支。公安局内部人士称,一些赌场和娱乐场所老板也收到了邀请。


一个级别不过副科、月薪只有一千多元的县级市公安局副局长,却能坐拥百万“豪宅”、大摆千人“豪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张扬”、“张狂”。其时其地,陈锡照的确很有面子——领导来了,下属来了,赌场和娱乐场所老板也来了,一些警察甚至为其充当“家丁”,张罗吆喝。


老百姓还真是纳闷,在市内最好的酒店包下两层楼百余桌,每桌奉上3000元一支的洋酒、上千人赴宴,那得花多少钱啊?可掌控着当地治安大印的陈副局长却“醉翁之意不在酒”,巨大的利益冲动使他“权令智昏”,对操办这场高规格豪宴的“回报率”充满信心。


报道称,出席这次豪宴的除该市公检法系统的干警外,还“特邀”了当地赌场和娱乐场所老板。这些人正愁没机会联络感情,一旦有此平台“进贡”,哪有不好好“表现”之理。奉上的“贺礼”当然也就不是“区区小数”了——啧啧,权力的“期货”就这样在“温情脉脉”的“礼尚往来”中“变了现”!


以上官员违规办酒席、出席酒会,后果只是撤职、落马,还有官员因为喝喜酒而丧命。


据《东方今报》2009年3月2日报道,河南省平舆县东方明珠酒店院内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该县交通局局长吃罢喜宴后,酒后驾车准备离去时,将同赴喜宴的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撞死,另有几人被不同程度撞伤。据悉,事故发生仅两小时,平舆县纪委便作出决定,停止朱全中县交通局局长职务。该县同时成立事故调查组和死者善后处理组。


顷刻之间,喜事变悲剧——县人大副主任丢命、交通局局长丢官。唏嘘之余,相信有不少人都要追问:县人大副主任到底倒在了谁的车轮之下?窃以为,与其说县人大副主任倒在了交通局局长的车轮下,倒不如说他倒在了“潜规则”的车轮下更为贴切。


首先,是官员酒后驾车的“潜规则”。身为堂堂交通局长,难道他就不知道酒后驾车危险?鬼才相信!现在,有些领导就是喜欢不按套路出牌,就是热衷于搞特殊化,仿佛非如此就不足以表明自己的身份、非如此不足以显示自己高人一等似的。翻看最近的媒体报道,“官撞官”的新闻此伏彼起。有网友打趣说:“官撞官”事件频发,说明中国的官员实在是太多了!这有点“黑色幽默”,但毋庸置疑的是——中国的官确实不少,中国的官喜欢喝酒的也不少,中国的官喝完酒以后非要自己开车潇洒的同样不少!


其次,是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的“潜规则”。谁家的儿子结婚,居然能请来县人大副主任、交通局长等诸多的“大神”捧场?原来,办喜事的是原交通局局长。难怪。可是且慢,不是说领导干部不得参与大操大办红白喜事吗?怎么一到有头脸的人物办事,各级领导都趋之若鹜、争相前往呢?莫非,相关规定只是停留在纸面上、口头上,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按照“潜规则”办理?


吃喜酒却闹出了人命,可以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可是,这个偶然里头也有必然——如果官员酒后驾车的“潜规则”不除,如果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的“潜规则”不除,今天不出事,明天也会出事。事故发生仅两小时,平舆县纪委便作出决定,停止朱全中县交通局局长职务。处理速度确实神速,但希望当地政府和纪委不要就事论事,在追究撞人局长的同时,更要追究一下当天参与大操大办的官员的责任,尤其要挖一挖此事所暴露出来的诸多“潜规则”。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