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3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

01  谜局

徐明,出生于毫无背景的普通农村家庭,21岁时创建大连实德集团,仅用十余年时间,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011年,实德集团入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并位居第66位。

旗下的行业从足球,到地产,再到能源和资本运作,一时间炙手可热。然而一切在2012年戛然而止,亲身演绎着一段“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传奇。

  后来,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制造了最终导致薄熙来下台的“王立军事件”;2012年2月20日,徐明作为自由身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他会见了实德队主教练文加达,两人探讨了关于球队的发展等一些问题。

彼时的他,挺着啤酒肚,红光满面,富态毕现;3月15日,薄熙来被免除了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其后,徐明沦为阶下囚、“消失”于公众视野,接下来在露面时,人们惊讶的看到面容消瘦的徐明作为证人出庭指正薄熙来受贿。

随着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郭伯雄等大老虎的纷纷落马,薄熙来和徐明似乎在人们的视线中渐淡渐模煳之际,徐明死讯传出,再次震惊各界,于三年后又一次占领了所有版面。

有评论指出,徐明“离奇”死亡,诸多疑团未解之际,官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徐明死亡”新闻冷冻处理。

连《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站在了质疑的序列中,“徐明之死确实令公众疑窦丛生。建议最高法推动公布相关信息,回应舆论的困惑。依法治国是当下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价值所系,须有疑必解。人们不明就里怎么议论都不可怕,公开透明可以定人心。徐明案涉薄,极易产生联想,它的透明尤其意义重大。”

徐明之死产生了超乎联想和想像的舆论效应。

与此同时,徐明给所有倒下的或是尚且安全的“红顶商人”敲响了警钟。

这一记警钟,同时也是丧钟,且绝不只为徐明而鸣,也不止为众数红顶商人而鸣!“就此,我们已经无法评判,他是被时代格外眷顾的一位,还是被时代特别捉弄的一位。”

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在《徐明的羞处》一文中写到,官媒对(徐明之死)这件事情三缄其口,没有任何正式的评论,想起来甚至都不知道徐明什么时候判的刑、判了几年、关在哪里、因为什么罪、如果判了又是怎么个判法,一概不清楚。

不管怎么样,人已经没了。但他是一个标帜,再一次提醒着我们,这是中国创业者和官相处互不理解造成的悲剧。

不知道是兔死狐悲,还是感同身受,冯仑写到:“在中国,哪怕是坐了牢、站在审判台上的官,仍然会把民营企业看成一个比夜壶还不如的玩意儿。”

薄熙来接受公开审判的时候,徐明出来做污点证人证明其行贿事实。薄熙来虽重罪之身却还不屑地说:“他(徐明)是什么身份?跟我不是一个层次,比他牛、档次高的人我认识的多了,轮不到他。”

这种鄙夷、蔑视、不屑的神情和表达,恰好说到了民营企业的羞处。

事实上薄熙来说的大体上是真心话。不光是在中国,在一些类似体制的地方,民营企业的身份也是这样。

有一位民营企业大佬曾经说过:在官的眼里,我们什么也不是,就是一只蟑螂。他想把你打死就打死,想让你活就活。让你活是他赐你,让你死是重视你。

徐明的故事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很多民营企业家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内心的纠结应该是难以言表。

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

徐明

02  谜面

商界枭雄徐明的人生里,大连和重庆是其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两个城市,渤海之滨的大连成就了徐明也让其走上不归路,长江上游的重庆则让其最终败走麦城。

1971年4月,大连实德集团创始人徐明出生在一个三十多平米的草屋。这个贫寒家庭的草根孩子,却奇迹般的早早成为了商界大亨。2001年,30岁的徐明就入列胡润富豪榜。

从普通农家少年跻身中国富豪榜,从冷库业务员迈向足坛大佬,徐明的发迹和身份转换,似乎离不开冒险精神和对权力的攀附,深知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抓住机会,实现人生起跳,像一场兼具中国特色的“美国梦”。

风光无限的徐明,享尽了荣华,在商海中不断壮大。然而,梦醒在2013年8月22日,这是徐明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这一天,徐明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与薄熙来进行了对质。当时,已显清瘦轮廓的徐明,与此前在球场上面颊丰满、意气风发的的样子相比判若两人。

2015年12月4日,久已没有音信的徐明在狱中身故。

作为大连实德的创始人,1971年出生的徐明在实德拥有绝对话语权。他性格因子中“善于冒险”的特质为人所熟知。比如曾在1998年力排众议,带实德进入石化行业。这被外界认为其商业人生中少有的失败经历。

然而投资石油,对实德集团的发展来说,既理所当然又至关重要。

1995年,实德集团成立大连实德塑胶工业有限公司,此后一步步扩展,在大连、成都、天津、嘉兴、珠海五地进行化学建材生产基地建设。

截至2003年底,化学建材生产能力已达年产50万吨,年销售额52亿元。2004年底,实德化学建材已占到国内市场份额的30%,成为世界上最大的pvc(聚氯乙烯)型材生产企业。

长期以来,实德的pvc主要依靠进口,其每年的pvc进口量已经达五六十万吨。乙烯的原料供应由此成为实德发展壮大所必须解决的一个瓶颈。

知情人士透露,在去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pvc涨价,实德型材的利润空间被大大挤压,几乎处于停产边缘。

直接投资pvc产业已经成为实德最为现实的选择。此前,台塑集团已经与实德在辽宁鞍山开始了pvc生产合作,但项目投资仅2000万美元,产能仅3万吨,远远不能满足实德的需求。

乙烯再向上,便是原油,只有实现了一体化的产业链,实德才能真正主导自己的产业和命运。

对于这一投资,徐明此前也曾对媒体坦言:“这是一种艰难而且具有很强政策风险的转型。

工商档案资料显示,2000年11月24日,大连实德石化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注册资金2136万美元,公司地址在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海青岛。

其中,本拉登集团出资961万美元,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出资1175万美元。徐明出任董事长,并担任法人。

副董事长为本拉登集团的默罕默德.本拉登。本拉登集团是沙特最大的公司之一,在全球建筑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恐怖首领奥萨马.本.拉登即是拉登家族成员。911之后,拉登家族与奥萨马.本拉登决裂。

而与本拉登集团的合作之后,信心倍增的徐明开始谋划更庞大的石油帝国梦想。

根据公开信息,大连实德意图实施总投资426亿的双岛湾石化项目。2002年12月7日,已经担任辽宁省省长的薄熙来在大连实德就其公司与台湾台塑集团合作石化项目建议成立协调领导小组的请示中批示“同意”。其后,薄熙来还通过不同方式推动该项目。

据了解,该项目拟厂址位于大连旅顺双岛湾,一期工程总占地面积为20平方公里,预留发展用地20平方公里。项目分为炼油、化工和公用工程三部分:

炼油部分包括生产能力为年加工原油1000万吨的炼油装置、自备发电站及辅助系统,为乙烯装置提供大部分原料;化工部分以年产100万吨乙烯的乙烯装置为核心,包括下游石化产品装置;公用工程部分包括为化工生产配套的海水淡化厂、污水处理厂、码头及储运设施等。

2013年8月,薄熙来也在济南公审时坦承,当时大连正处于改革开放推进发展的关键阶段,需要有关键项目,这个石油化工项目(双岛湾项目)对大连来说,我认为是适合的,基于此,我才愿意推进这个项目的。

按照薄熙来的说法,最初徐明是准备与台塑王永庆合作,之后才转变为沙特基础工业公司。

对于这个项目非常上心的薄熙来在担任商务部部长期间,还曾协调外交部和发改委。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最终双岛湾项目未能获得批准。

曾经参与审批双岛湾石化项目的两位环保部门的官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开始的时候,环保部反对这个项目,认为这种地方不能建石化。

而根据环评的程序,能够“绝对否定”的选址只能是“违背国家相关法律”的选址,比如自然保护区。

但是,地方可以动用各种力量,将项目所占的保护区面积调整为非保护区,有的甚至可以将保护区“从中间挖空一块”出来。

如此一来,环保部门就不再有“绝对的理由”否定掉项目,而只能根据程序从总量控制和排污的角度对项目进行技术上的审查和把关。

双岛湾项目到最后关头因为自己内部原因而“黄”掉了。失去了双岛湾项目,也失去了与实力雄厚的沙特基础工业公司继续合作的可能。

夭折的双湾岛项目,也让大连实德在薄熙来等人支持下获得的成品油进口经营资质丧失意义。此番失利,对志得意满的徐明打击甚大。

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徐明争夺石化项目之时,渤海湾另外一个城市天津也在努力争夺国家批准中国石化天津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

由于中石化的强大背景,这一项目最终在2005年12月获批。而在2008年初,中国石化与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达成了合作意向。

2009年11月3日,时任中国石化董事长的苏树林、中国石化总经理王天普、天津市常务副市长杨栋梁三人一起出席了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揭牌仪式。有些凑巧,苏树林、王天普、杨栋梁三位中方主要参与人员均已在相继落马。

03  谜底

进军石油,最终未果,并没有让徐明意识到,即使拥有了特殊的背景,甚至动用了特殊力量也难以在一些垄断领域打开缺口。反而让其在随后的商海生涯,与高官及其家人的交往越来越紧密。

2007年底,薄熙来调任重庆主政之后,徐明也将产业布局延伸到重庆。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重庆盛和建设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8月7日,注册资金5000万美元。

出资方为高登国际(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登国际”),投资总额为8000万美元,其中外方注册资本有5000万美元,而这也是该公司的注册资本。

查阅香港注册处资料可知,该公司于2000年3月在港成立,最初名为实德国际投资(香港)有限公司,系主要从事直接投、融资和业务咨询的跨国投资公司。相关资料显示,徐明、徐斌等大连实德集团的高层在高登国际中担任管理层。

重庆盛和建设有限公司成立不久,就高调在哈尔滨拿下地王。正是这一举措,让实德系在重庆的运作被媒体察觉。公开信息还显示,重庆盛和建设有限公司尚未完成工商登记之时,就在2009年7月29日拿下了了北碚区同兴工业园区新蔡支路1.59亿元的建设项目。

此外,据媒体报道,2010年重庆市第一次市管土地挂牌中,徐明的实德系在渝实体之一,重庆和生裕房地产开发公司拍下3个地块,包括两块建造高档别墅住宅的居住用地,合计逾27.8万平方米;一块8.4万平方米的商业金融用地。

当天实德还通过一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下属的资产管理公司,以底价拍下另一块2.6万平方米医疗卫生用地。徐明也自此成为重庆“东北商人圈”势力的代表。

此后,实德系还在重庆拿下多宗地块。随着薄王事件发生,实德系在重庆陷入困局。

2012年3月21日,重庆盛和建设有限公司股东由高等国际变更为谊华有限公司。重庆和生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则陷入多宗诉讼。此前一些媒体报道的与实德系相关的重庆天实安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庆盛都房地产有限公司等公司则未能在工商查询系统中查询到。

徐明在重庆大力拓展之时,与徐明及谷开来有交往的一些人也在重庆寻找机会。2011年7月30日一桩别墅命案的发生,将一个神秘“潜伏”在重庆的徐明“伙伴”于俊世暴露。

背景复杂的于俊世在薄熙来入渝期间来到重庆,并居住在重庆奥园59别墅。这一临湖别墅,面积极大也格外幽静。

公开的信息显示,一家名叫大连世源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3月29日,注册资金250万元,股东于俊世出资214万元,并出任公司总经理。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建筑装饰材料、钢材等。

于俊世曾自称,别墅系朋友借住给他。于俊世在别墅居住期间,别墅守卫森严,小区业主亦曾不断看见豪车进出。其在渝期间,也正是王立军、徐明等东北帮大举进入重庆之时。徐明与于俊世,以及徐明得力干将马彪则被视为“大连三人组”。

2011年7月30日黄昏时分,一些奥园业主听到59号别墅传来惨烈的叫声和犬吠声,随后急救车呼啸而至。据当地媒体报道,一名前往别墅做客的何姓人士被于俊世所养的恶犬咬死。曾经在医院见到死者的人士告诉媒体,死者主要受伤部位是两条小腿和双脚,血肉模糊。别墅惨案发生之后,除了咬死的恶犬被处以安乐死,没有了下文。

重庆奥园别墅命案发生一年后,于俊世的名字再度唤醒了奥园小区业主的记忆。

2012年9月,新华社刊发的王立军庭审报道中披露,王立军受贿的关键人中包括了徐明和于俊世。

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其中,2008年9月、2009年11月,王立军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局长期间,大连世源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俊世先后两次为其支付在重庆租住的别墅租金共计20万元。2009年10月,王立军接受于俊世请托,指令重庆办案部门将已羁押的杨某某予以释放。

于俊世在这次庭审中闪现之后,就再未出现在公众视野。

徐明则在薄熙来案件审理期间出庭。瘦的已经彻底改变了形象的徐明在庭审中回答辩护人提出的问题时说:“我很尊重、敬重薄熙来,我内心深处不简单地把他当作朋友、市长、领导。”而在薄熙来却在庭上不屑地说:“我是什么身份?徐明什么身份?”

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

姜丰

2015年12月9日凌晨,央视才女姜丰疑似为曾经的友人徐明发了一篇祭文:“生离始,死别终,苍天弄人犹不悔,明月清风自相随。伤叠伤,痛加痛,我心片片化蝶去,唯愿君享九霄乐。”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
关押薄熙来之妻的燕城监狱领导落马!

关押薄熙来之妻的燕城监狱领导落马!

9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题为《郭文思减刑案暴露的司法腐败》的观察文章。媒体注意到,文中提到一个重要细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综合派驻司法部以来,查处监狱...

重庆公安局长“魔咒” 第4位局长邓恢林落马

重庆公安局长“魔咒” 第4位局长邓恢林落马

中纪委国家监察委官网6月14日公布消息,“山城”重庆又一任公安局长落马。消息称,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邓恢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

中国监狱疫情大爆发 秦城监狱受瞩

中国监狱疫情大爆发 秦城监狱受瞩

在过去的一周,备受外界关注的仍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展情况。在中国各地新增患者明显下降的同时,中国5大监狱确诊患者突增。值得关注的是,在疫情蔓延始初,监狱曾被外界...

盘点落马官员三十六计:薄熙来称“我被逼供”

盘点落马官员三十六计:薄熙来称“我被逼供”

很多落马官员专业知识丰厚、心理素质强大,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面对办案人员,采取各种办法企图逃避法律责任。...

再现打虎潮!11名官员同日被查

再现打虎潮!11名官员同日被查

曾在任内承办薄熙来案审理的济南中院原院长落马。10月2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引述山东省纪委监委消息:山东省高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李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

曾审理薄熙来案的一级高级法官落马 薄最后陈诉说了这些

曾审理薄熙来案的一级高级法官落马 薄最后陈诉说了这些

薄熙来:我失察少教,难辞其咎,我有责任,作为父亲,子不教父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