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一黑老大公然殴打民警 因有副厅级“发小”(霍建设)为其撑腰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4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内蒙古一对敢公然殴打民警的“黑老大”父子有了新消息。

内蒙古一黑老大公然殴打民警 因有副厅级“发小”(霍建设)为其撑腰

1月13日,赵利平、赵泽方父子在乌兰察布市中院受审。据检方指控,赵利平等14人涉14项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合同诈骗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帮助毁灭证据罪、非法拘禁罪、交通肇事罪、包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抽逃出资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该案是乌兰察布市开展“扫黑除恶”以来审理的第三起涉黑案件,也是该院审理的第二起涉黑案件,该案涉及人数多、案情复杂、社会关注度高。

赵利平绰号“猪三”,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通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多次挑衅公安民警等行为,以武力树实力,有组织实施刑事犯罪案件20起、违法案件12起,造成多人受伤。赵利平时常因打架斗殴、欺行霸市被拘留,还坐过牢。

2019年2月2日,乌兰察布市公安局发布《悬赏公告》,称近期打掉了以赵利平、赵泽方父子为首的涉恶犯罪团伙,并抓获赵泽方等四名主要团伙成员,但主要犯罪嫌疑人赵利平负案在逃。

内蒙古一黑老大公然殴打民警 因有副厅级“发小”(霍建设)为其撑腰

警方公告显示,赵利平的悬赏金额为5万。悬赏公告发布8天后(2019年2月10日),赵利平被成功抓捕归案。除悬赏公告外,警方还先后两次发布关于检举揭发赵利平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

通告提到,该犯罪团伙主要通过殴打、威胁、恐吓、敲诈等手段,在乌兰察布市特别是丰镇市范围内进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

据媒体报道,赵利平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是因为他背后有“保护伞”,这“保护伞”还是他的发小——乌兰察布市政协原副主席、丰镇市委原书记霍建设。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此前披露,赵利平是与霍建设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的。

内蒙古一黑老大公然殴打民警 因有副厅级“发小”(霍建设)为其撑腰
霍建设

公开资料显示,霍建设,男,汉族,1953年11月出生,内蒙古凉城县人,长期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工作,曾任乌兰察布盟集宁市委副书记、市长,丰镇市委书记,乌兰察布市政协副主席,乌兰察布市政协副巡视员。

2019年7月,退休近6年的霍建设被查。纪委通报称,霍建设滥用职权,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霍建设被不少人公认为是强人、硬汉。

“2002年,丰镇市第一中学发生踩踏事故。事故发生后,一些学生家长对处理结果不满,干群矛盾激化,影响了地区稳定。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霍建设走马上任丰镇市委书记。到任后,霍建设采取有效措施,短时间内稳定了态势,恢复了丰镇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他还曾因此赢得“救火队长”的美誉。

不过,对赵利平等黑恶势力,霍建设却是一次次纵容、妥协。

比如,2004年,赵利平通过伪造土地使用权证等方式拿到了成品油经营许可手续,在丰镇市客运中心院内一块空地建起加油站。这个加油站距附近居民楼和客运中心候车室都很近,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多次受到周边居民举报。

霍建设与有关负责人现场调研后,起先不同意赵利平开业,经过赵利平一番软磨硬泡后,霍建设权衡之下还是默许了。

尝到甜头之后,赵利平又打起本地两个重点建设项目的主意。他伪造相关所有权证件,以项目占有其林地和煤场为名,威胁霍建设要么给巨额补偿,要么置换一处好地块。这一次,霍建设再次选择“开绿灯”,动用权力为其在繁华地段安排两块建设用地,助其牟取巨额利润。

“对黑恶势力打击严重失职,采取一种妥协和不敢管的态度,对黑恶势力利用不正当手段获取利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致使他们阴谋得逞,为后来坐大成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正如霍建设在忏悔书中所说,一面是他对于赵利平的无底线纵容,一面是赵利平借机造势,声称与其关系密切,在丰镇地区混得“风生水起”。

“他看上的地没人敢不给,他要办的事没人敢不办,他想做的项目没人敢拦阻。”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就这样,几年时间,赵利平等人便由恶势力犯罪团伙逐渐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越发嚣张跋扈。

在“老朋友”的推波助澜下,赵利平行事越发嚣张,逐渐发展为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多次强行介入建设项目并强拆居民住宅。

例如,2007年11月,赵利平曾持虚假宅基地手续强行入股丰镇某小区建设项目。在未与原址住户达成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赵利平雇佣社会闲散人员,使用暴力手段强拆,导致遭强拆居民长期上访。

不仅如此,赵利平、赵泽方被指控利用淫威公然挑衅、辱骂、殴打公安民警,黑恶名声大增,群众安全感下降,当地百姓谈“猪三”色变,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秩序和生活秩序,造成重大社会影响。

检方指控,赵利平“通过拉拢亲属、朋友、同学等人员(部分为国家公职人员)进行投资入股,在矿山、加油站、房地产、煤炭等行业攫取经济利益做大做强自己”。

赵利平犯罪组织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多次在丰镇市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受害群众因慑于该组织的淫威,害怕遭受打击报复而不敢伸张正义,甚至将自己苦苦经营多年的商铺转租,背井离乡逃离丰镇。

这个黑社会组织还有两个活动基地——丰镇市兆丰小额贷款公司、晶鼎酒店。检方指控提到,赵利平通过对其儿子赵泽方等人发号施令,实施对该组织的控制和管理,被组织成员尊称为“三哥”“赵总”。

儿子赵泽方担任晶鼎酒店负责人,积极协助其父赵利平暴力讨要高利贷债务,多次组织、指挥、带领其他成员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在该组织中地位仅次于赵利平。

2017年,赵泽方还当选为政协丰镇市第七届常委,披上了“红色”外衣,为犯罪组织提供庇护。

“在糖衣炮弹面前,我完全背弃了当初入党时的誓言,把党和人民给我的权力变成了自己捞取钱物的工具,从一个党培养多年的领导干部蜕变为一个贪图钱财的腐败分子。”赵利平的“保护伞”霍建设在忏悔书中这样袒露心声。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霍建设2004年升任乌兰察布市政协副主席兼丰镇市委书记,官至副厅级后更是飘飘然,一再肆意弄权敛财。据霍建设同事介绍,其每天在办公室的时间不足两个小时,成日打着“招商引资”旗号,与各路商人往来密切。

数据显示,仅2003年至2008年这5年间,霍建设就滥用职权、收受商人巨额贿赂,违规决定置换土地152亩、低价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3000多亩、返还土地出让金2000多万元,合计造成国家经济利益损失1.5亿多元。

据悉,为确保庭审安全、有序进行,提高庭审效率,乌兰察布市中院组织召开扫黑除恶工作“大三长”会议,专题研究赵利平等14名被告人涉黑犯罪的押解、庭审及其保障预案;召开工作协调会,细化分工,责任到人;召开庭前会议,解决证据出示方式、申请证人出庭、申请调取证据以及回避等程序性问题。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