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省委书记外逃17年仍下落不明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8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今年6月27日是中央追逃办在成立5周年,5年来追回外逃人员5974人。但有一人至今下落成谜,他是迄今为止外逃级别最高的官员——云南原省委书记、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


这位省委书记外逃17年仍下落不明

高严


公开资料显示,高严1942年12月生于吉林榆树人,曾于1995年6月任云南省委书记,后在1997年8月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1998年3月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2002年9月,时年60岁的高严出逃境外。如果高严还健在,今年也是他外逃的第17年。


《兰州晚报》2014年1月6日发表了一篇揭露高严贪腐内幕的文章。文章称,云南是烟草业最发达的省份。1996年,香港某公司总经理韩某凭着高严“请褚时健对韩某的卷烟生意予以关照”一句话,就获利960万港元。韩某拿了2万美元送给了高严。高严略作推辞,见是境外商人送的钱比较保险,就收下了。


褚时健落马后,高严继续向红塔集团的新任领导打招呼,让秘书出面,购得7500箱香烟销往香港,高严从中拿到了180万港元。


这位省委书记外逃17年仍下落不明

褚时健


高严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认识了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杨珊。高严在云南包养了杨珊几年。为了与杨珊长相厮守,高严在上海开始设立“行宫”。从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他要求下属公司为其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高达1万元,共花费84万余元。


2001年起,高严还在上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并由该公司承担管理费用。同时,他自己拿出赃银293万元人民币在上海购买一套豪华住房,为两人同居营造安乐窝。


这位省委书记外逃17年仍下落不明

杨珊


有了房子,还得有车。高严先后在北京、上海提供4辆高级轿车供杨珊使用。另外,高严还给了杨珊大量的人民币和外币,仅杨珊在香港的外币账户就有高严送的10万美元。


《兰州晚报》文章披露,1997年8月,高严被任命为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身为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就以养病为由,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工作。


高严的贴身秘书叫黄雨(化名),高严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黄雨提几条重要的提示,然后就由黄雨向国家电力公司的党组班子下达工作任务。于是就出现了这么怪的现象,电力公司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们,要想亲自向高严汇报一下工作,见上一面,都非常困难。


尽管中央屡次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但高严视之为耳边风。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在电力系统内部,凡是主张把工程项目给他儿子的,大力提拔;不愿给或者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则给予撤换或免职。


这位省委书记外逃17年仍下落不明

右一为高严


4年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近3亿元人民币,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共计1080万元、5万美元。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


高严于2002年9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逃了。事后,仅被查出转移、藏匿的港币、美元等就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2003年11月26日,高严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由于高严被推测在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多国均有落脚点,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人知道高严具体逃到了哪里。


2002年,《悉尼先驱晨报》曾经报道称,高严可能人在澳洲。此外,高严的儿子高新元也长期待在奥招呼,且在澳洲有产业。随后,《纽约时报》也据此进行了报道。不过,当时澳大利亚驻北京的大使馆方面曾表示,并没有获得消息证实高严已经进入澳洲境内。


这位省委书记外逃17年仍下落不明


从2008年10年30日,杭州市公安局在其官网上发布的悬赏金为20万元的高严通缉令可以看到,这位“狡猾”的贪官在外逃之前,做了多么精心的准备工作。仅根据警方掌握的情报就显示,他至少拥有高庆林、张传伟等三个假名字和假身份证以及4个护照和1个港澳通行证。


“身在国外的高严可能早已更换了新的身份过起自由的生活,甚至可能整了容。”澳洲记者称,这会令追逃难度大大增加。“据咨询澳洲官方多部门人士得到的信息综合判断,各方面均不掌握确切信息。如果高严确实在澳洲,可能澳洲情报部门知其下落,但不对外公布。”


也有人猜测,高严在海外的生活可能并不逍遥自在。因为根据通缉令显示,这位贪官在其60岁出逃之时,即已患有严重的腰椎病,发病时坐、起、躺均有困难。腰椎病是一种较难治愈的疾病,现年77岁的高严,即使健在,可能也难以自由地活动了。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
涉嫌重婚等5罪,上海电气高管(吕亚臣)被开除党籍

涉嫌重婚等5罪,上海电气高管(吕亚臣)被开除党籍

故意作出与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以及决策部署相违背的决定,接受异性有偿陪侍,在有配偶的情况下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落马4个多月后,8月26日,上海电气股份有限...

受贿1.36亿,顾国明一审被判无期

受贿1.36亿,顾国明一审被判无期

因受贿1.36亿余元,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原行长顾国明今日被判处无期徒刑。长安街知事注意到,顾国明到案后,除如实供述办案机关已经掌握的涉及586.13万元贿赂的...

知法犯法,又一个检察长(周映枢)被公诉

知法犯法,又一个检察长(周映枢)被公诉

8月4日,最高检网站发布消息:云南检察机关依法对周映枢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周映枢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

中央曝光后,省政府参事被查

中央曝光后,省政府参事被查

两个月前,作为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的杞麓湖,水污染治理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点名——做表面文章、弄虚作假。长安街知事注意到,环境问题背后隐藏着腐败问题。今天上午,云...

云南杞麓湖被通报治污弄虚作假后,主动投案的市委原书记痛哭谢罪

云南杞麓湖被通报治污弄虚作假后,主动投案的市委原书记痛哭谢罪

5月26日晚,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专题片《杞麓湖的呐喊》第三集。政知君注意到,2020年11月主动投案的玉溪市委原书记罗应光出镜痛哭:“我真诚地向玉溪人民,向通海...

被中央督察组曝光,云南保山21名干部被问责

被中央督察组曝光,云南保山21名干部被问责

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于近日陆续结束进驻,此前公开曝光的4批典型问题引发广泛关注。5月9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率先通报:因每天约4.5万吨污水直排“母亲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