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长生疫苗案落马的“疫苗沙皇”获刑 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6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11月15日上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兼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吴浈受贿、滥用职权案,对被告人吴浈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对吴浈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因长生疫苗案落马的“疫苗沙皇”获刑 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


经审理查明:1996年至2018年,被告人吴浈先后利用多个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药品审批、子女就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71.1106万元。被告人吴浈在2009年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期间,以及2017年至2018年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兼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期间,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浈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滥用职权罪。鉴于吴浈受贿1220万元系未遂;其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和部分滥用职权犯罪事实,其受贿罪构成自首;认罪悔罪,受贿赃款赃物部分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现年61岁的吴浈发迹于江西,纵观其43年(1975年至2018年)的仕途生涯,屡次被举报,仕途却不受影响,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1998年、2003年机构改革药监管理部门两度调整之后,吴浈先后担任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江西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因长生疫苗案落马的“疫苗沙皇”获刑 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


2006年,吴浈进京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在吴浈赴京仅仅3个多月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爆发重磅新闻。2006年12月26日,该局时任局长郑筱萸被中纪委“双规”。


2007年5月2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郑筱萸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郑筱萸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6月22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7月10日,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时年62岁的郑筱萸,在被执行死刑前留下的《悔恨的遗书》中感叹道:“明天我就要‘上路’了,我现在最害怕的是,我将如何面对那些被我害死的冤魂?我祈求他们能够原谅我、饶恕我,我这不已经遭报应了嘛?”


因长生疫苗案落马的“疫苗沙皇”获刑 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


值得注意的是,吴浈的名字还出现在郑的判决书中。吴浈曾按照郑筱萸的指示,接受广东某公司的请托,为该公司办事。


郑筱萸一审判决书显示:证人赵晓鸣(时任国家药监局药品市场监督司司长)的证言证明:2000年8月,郑筱萸要求他在广东某公司申请药品零售跨省连锁经营一事上予以支持,后该申请得到了批准。200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药品许可证管理办法尚未出台,该公司药品物流配送中心的《药品经营许可证》暂时无法办理,郑筱萸视察该物流配送中心时,该公司负责人为此事向郑筱萸请托。郑筱萸指示江西省局局长吴浈向国家局行文请示,由国家局批复解决该问题。后吴浈按照郑筱萸的指示批复同意办理。


郑筱萸落马后,吴浈多次公开表态,称不能因为郑筱萸就否认整个药监系统。吴浈还说,“郑筱萸已经受到法律的严惩,其结果新闻已经报道了,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郑筱萸的腐败案件对药监系统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让我们药监人蒙羞,我们对此是痛心的。”


2013年起,吴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在食药监总局长期分管药品注册、监管、审核,疫苗行业正是在其分管之下,吴浈也成为业内人口中的“疫苗沙皇”。


因长生疫苗案落马的“疫苗沙皇”获刑 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


在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山西疫苗案、江苏延申、河北福尔狂犬疫苗案、2013年乙肝疫苗案、2016年山东疫苗案等大案频发,国产疫苗的声誉遭受重创。


2014年8月,全国人大代表、河南村医马文芳和河南省人大代表、河南依生药业董事长张译联合实名举报国家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国家药监总局药审中心副主任尹红章、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所生物制品检定所所长沈琦,直指此3人“渎职”,希望“为国家科技创新去除人为壁垒”。两年后,尹红章因贪腐受贿获刑。


2016年11月,时任《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杜涛欣实名举报吴浈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渎职,认为吴浈在2009年延申生物疫苗事件、2013年康泰乙肝疫苗事件中负有责任。


举报信称,2009年3月,食药监总局下属的中国药品生物制品鉴定所发现,江苏延申、河北福尔两家企业生产的狂犬疫苗有问题,吴浈不仅没有及时采取召回措施,还瞒报至2009年12月。


因长生疫苗案落马的“疫苗沙皇”获刑 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


实名举报风波中,吴浈曾于2016年3月23日,在博鳌亚洲论坛“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分论坛上,回应关于记者提出“疫苗安全吗”问题说:“如果这个问题是我说YES OR NO就可以回答的,那么论坛马上就可以结束。”分论坛结束后,不少记者涌向台前继续追问,但是对于大部分问题,吴浈都没有直接回答。


不过,实名举报并没有影响到他,直到2018年7月15日,他卷入长生生物问题疫苗案。当天,长生生物被国家药监局发现在疫苗生产记录中造假,次日起,该公司股票即连续跌停;2018年7月19日长生生物再披露其生产的“百白破”疫苗因“劣药”2017去年10月被处罚。


长生生物疫苗案引发举国舆论哗然,在连接批示之下,当地公安、证监会均快速跟进立案,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遭审查,国务院组成调查组调查此事。


因长生疫苗案落马的“疫苗沙皇”获刑 在举报声中“边腐边升”


2018年8月16日,中央对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进行“最强问责”:6名省部级官员分别受到了引咎辞职、免职、责令辞职、深刻检查等处理。当天晚上8点,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公布: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吴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截至目前,吴浈是因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中被立案调查的最高级别官员。被查时,距离吴浈退休已经五个月。2018年3月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中,国家食药监总局被撤销,单独组建了国家药监局归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吴浈在这轮改革后退休。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
滥用职权支持虚拟货币“挖矿”,肖毅被“双开”

滥用职权支持虚拟货币“挖矿”,肖毅被“双开”

11月13日上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肖毅被“双开”,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中央纪委原派驻国家烟草专卖局纪检组组长潘家...

“海南虎”王勇,被判无期徒刑

“海南虎”王勇,被判无期徒刑

10月28日上午,海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王勇因受贿9047万余元,被桂林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王勇受审王勇生于1957年2月,山东阳谷人,早年在山东工作,上世纪90...

落马当天还见报的李金早,被控受贿6550万

落马当天还见报的李金早,被控受贿6550万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10月21日,该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文化和旅游部原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李金早受贿一案。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6年至2020年,...

20人获刑!这起案件还与一名落马“老虎”有关

20人获刑!这起案件还与一名落马“老虎”有关

10月18日晚间,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公布了泉州欣佳酒店坍塌事故相关案件的一审审理结果。公开消息称:2021年10月17日,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所辖丰泽...

“能源虎”刘宝华受审,被控受贿7000多万!

“能源虎”刘宝华受审,被控受贿7000多万!

10月1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微信公号发布消息: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国家能源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刘宝华受贿一案。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

贵州省政协原主席王富玉被诉,退休后仍大肆收钱

贵州省政协原主席王富玉被诉,退休后仍大肆收钱

最高人民检察院13日上午通报,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富玉涉嫌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天津市人民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