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张阳、房峰辉 这三位上将也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9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近日,中央军委印发重磅文件——《关于加强军队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在《关于加强军队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中,再次点名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

除了张阳、房峰辉 这三位上将也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

从左至右依次为房峰辉、张阳、郭伯雄、徐才厚


“要纯正政治生态,深化政治整训,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流毒影响。从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军委十项规定及其实施细则,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这不是军队首次点名上述四人,不过,把肃清上述4人流毒写入文件的,并不常见。还有一个细节是,军网以前的说法中,张阳、房峰辉都是全面彻底肃清郭、徐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张阳、房峰辉 这三位上将也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


2017年8月28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进行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


经调查核实,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接受组织谈话期间,张阳一直在家中居住。2017年11月23日上午,张阳在家中自缢死亡。


张阳在家中自缢死亡后,解放军报发文评论,称张阳是“嘴上喊忠诚、背后搞贪腐”的典型“两面人”。这篇措辞严厉的评论文章,同样也提到:“张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再次警示我们,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任重道远。”

除了张阳、房峰辉 这三位上将也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


2018年1月9日晚,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房峰辉(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2018年1月10日,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在头版刊发文章《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严词批评房峰辉,称其动摇理想信念,背弃党的宗旨,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完全背离了党性原则,辜负了党中央、中央军委的信任和人民的期待,严重玷污了党的形象,玷污了军队的形象,玷污了领导干部的形象。


除此之外,文章还指出:“对房峰辉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进行依法处理,是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两位曾经位高权重的上将都用到这样的表述,可见郭徐对人民军队造成的恶劣影响之大,令人震惊,想要肃清两人影响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更不可低估两人问题的危害性。


除张阳与房峰辉,十八大以来落马的上将国防大学原校长王喜斌、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空军原政委田修思,也与郭伯雄、徐才厚关系紧密。

除了张阳、房峰辉 这三位上将也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


其中王建平是现役上将,王喜斌和田修思则分别在退役三年、一年后落马。此三人在服役阶段有着显著的共同点——跟郭伯雄、徐才厚这两个军队“大老虎”,均有交集。


王喜斌卸任国防大学校长前两月左右,其所著的《从这里走向战场》出版,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为该书作序。在序言中,徐才厚引用古文“一年一树者,谷也;十年一树者,木也;百年一树者,人也。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称“军事人才,尤其是高级军事人才的培养,更需要时间和实践,需要过程和周期。”这次作序一年多后,徐才厚被调查。

除了张阳、房峰辉 这三位上将也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


郭伯雄曾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在任期间提拔了不少干部。而田修思则在兰州军区工作近40年。1985年田修思曾赴越南作战,当时的带队领导之一就是时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的郭伯雄。

除了张阳、房峰辉 这三位上将也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


王建平早年在沈阳军区下辖的第40集团军服役,徐才厚也曾长期在沈阳军区任职。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军籍并被取消上将军衔半年后,王建平由武警部队司令员岗位,调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这三位军中“上将老虎”,在郭徐当权、风纪败坏之时擢升极快,在反腐严峻态势中又纷纷落马,属于“郭徐流毒”无疑。
『外媒爆料』『国际热点』『国内政经』欢迎关注公众号:外媒参考(waimeicankao)。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