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30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被称为“乌金之海”的乌海再有厅官被查。据内蒙古自治区监委6月29日消息: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政协原副主席、民建乌海市委原主委吕纪俄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监察调查。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吕纪俄


公开资料显示,吕纪俄系四川遂宁人,1957年11月出生,除了曾担任乌海市政协副主席,还是民建乌海市委主委,非中共党员。


简单说下,民建全称中国民主建国会,于1945年12月由爱国的民族工商业者和有联系的知识分子发起,在重庆成立,是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所认可的八个民主党派之一,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政党。


吕纪俄的个人履历很简单,从1974年11月到乌海市乌达区矿务局起,就没再离开过乌海。1998年之前,他多在乌海市乌达区和海勃湾区的矿务局任职,从工人到副科长、副处长、副经理。作为几乎把煤炭工业当命脉的乌海,吕纪俄虽然官不大,但担任的却都是肥差,很容易被煤矿老板围猎。


1998年起,吕纪俄开始在地方政府任职,先后担任海勃湾区政府副区长、海南区政府副区长,并于2001年起担任乌海市政协副主席,很罕见的是,他担任这一职务长达17年,直至2018年1月,中间还曾同时担任内蒙古一通厂董事长、总经理。2018年8月,吕纪俄在乌海市政协副厅级干部的任上到龄退休,退休一年不到,就宣布落马。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虎哥上面特意说到,吕纪俄在乌海市地方矿务局任职的都不算大官,但却是肥差,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吕纪俄之前,乌海已经发生过一次不算小的官场地震,有两位曾经的乌海“一把手”落马——侯凤岐和白向群。他们落马的背后,都有官商勾结的影子,这里的商,几乎都是煤矿老板。


2015年11月20日,时任乌海市市委书记侯凤岐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个人资料显示,侯凤岐1962年3月出生,1980年在包头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政教系学习,毕业后在包头待了几年,随后在巴彦淖尔任职。2008年2月,侯凤岐来到乌海,历任乌海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


2017年10月,侯凤岐案一审宣判,其获刑17年,其妻杨秀娥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判决书发现,他们的家庭财产超过了1亿元,而其中合法收入仅为636万。侯凤岐获认定的受贿共有30起,均是商人所送。


法院经审理查明,侯凤岐受贿人民币2500余万、欧元13万元、美元29万元,并有人民币2500余万元、欧元58万元、美元1.8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故而被认定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必须要指出的是,虽然违法所得7800多万元,但受贿所得被认定为2500多万元,法院共查明事实30起。这30起事实中,最小的一笔为3万元,最大的一笔近1000万元,可以称得上是“大小通吃”。


最大的一笔发生在侯凤岐任乌海市市长期间,送钱的是内蒙古温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某,即一位煤老板。原来这名煤老板在当地签了个采煤工程,于2008年9月找到侯凤岐,送了15万美元,希望得到关照。第二年,煤老板希望能找有关部门打打招呼,使采煤工程延期、抓紧开采,便一口气给了侯凤岐300万元。


谁知,事情并没有办成。煤老板觉得是钱送少了,便再次送了300万元,结果他成功了。转过年,也就是2010年4月,煤老板希望再次延期,又给侯凤岐送了300万元,工程便随之延长到同年7月。


据侯凤岐供述,2009年第一次收300万元时,对方开着车到家,从后备箱搬下来3个酒箱子,说是给领导拿点钱,然后就走了。其余2次的行贿情况类似,每次均为3个箱子的现金,煤老板直接开车送到他家。


侯凤岐案发后,乌海官场一度传闻另一位原乌海市委书记白向群可能将接受调查。当时,白向群和侯凤岐身边官员,有两名相继被查——白向群任职乌海“一把手”期间,曾任乌海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何永林(2016年9月13日被查),及曾任乌海市委副书记的薄连根(2013年6月7日被查)。


2018年4月25日,该来的还是来了。当天,中纪委宣布: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向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白向群成为十八大后内蒙第五虎。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白向群和侯凤岐曾在乌海搭档三年。2008年2月,白向群转任乌海市委书记,侯凤岐接任乌海市长。乌海市多位官员透露,侯凤岐就任乌海市长后,几乎全盘否定此前工作,让白向群有些难以应付,两人关系也变得微妙。因侯凤岐是秘书出身,在内蒙古官场人脉关系深厚,白向群选择退让求和。


白向群系蒙古族,1962年9月生,辽宁北票人。辽宁北票距离内蒙杀人“老虎”赵黎平老家辽宁建平仅一百余公里。白向群在共青团系统工作十年,岁36时已是内蒙古自治区团委副书记(副厅级),38岁时更是官至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被誉为内蒙古官场“未来之星”。


2003年,时年42岁的白向群来到乌海,任乌海市委副书记、市长。5年后专任乌海市委书记,主政这座煤炭重镇,于2011年专任锡林郭勒盟盟委书记,并在2012年5当选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迈入省部级干部行列,直至2018年被查。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乌海是著名的“煤都”,因煤而兴。乌海煤炭储备量大,已探明储量30多亿吨,以优质焦煤为主,占内蒙古自治区已探明焦煤储量的60%左右。白向群主政乌海时,恰逢煤炭行业“黄金十年”,乌海这座以煤炭为主的能源型城市焕发生机。2013年,乌海市地方财政达到巅峰,总收入102.7亿元。


白向群被查之前的12天,2018年4月12日,内蒙古自治区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公安机关提请的《关于提请许可对人大代表李雪涛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的函》,会议决定许可公安机关对自治区人大代表李雪涛采取强制措施。


据报道,乌海煤老板出身的商人李雪涛与白向群熟络,其生意版图在相识白向群后迅速扩大,涉及煤炭、房地产、陶瓷、旅游产业等领域,在其经营的多个公司项目中,均有白向群身影。


位于乌海市城南的甘德尔山,紧临黄河东岸,为贺兰山余脉。甘德尔山景区建设始于2008年8月27日。此前,乌海拥有大小煤矿1400多家,国有重工业企业1000多家,大部分都是重污染和高耗能企业,乌海成为原国家环保总局和监察部重点关注的城市。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远眺甘德尔山景区


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乌海市政府以白向群为首的主要领导和各区领导都被中央纪委和监察部进行了谈话,如达不到国家规定的环境治理要求,将受到相应处分。


为此,乌海市政府制定新的发展方向,强调生态建设。同时实施整顿方案,将原有的1000余家国有企业关闭680家,将1400多家煤矿关闭,留下40多家。环境得到改善,但经济也付出代价。


2005年前,乌海经济在内蒙古自治区排名前三,2005年进入自治区倒数的行列。这一背景下,乌海不得不转型,先后投入巨资,打造以甘德尔山景区为标志的项目,这也是白向群执政乌海的主要政绩之一。


据《乌海网》报道,甘德尔山生态文明景区总体规划布局为“一心两轴”,“一心”为甘德尔山博物院,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其外形为成吉思汗像;“两轴”分为历史文化轴与宗教文化轴。景区还规划了沙生植物园、草原风情园、沙漠风情园等景观。


2009年8月,甘德尔山博物院工程正式开工,开发商为乌海市甘德尔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下称“甘德尔公司”)。工商资料显示,甘德尔公司于2009年12月7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亿余元,法定代表人为李海涛。大股东李海涛持股1.9亿元,系李雪涛的兄弟,李雪涛持股1005万元。


乌海市海勃湾区发改委工作人员表示,甘德尔山博物院项目建设,之前由乌海市政府具体负责实施,后来乌海市发改委下放行政审批权限至海勃湾区发改委,2016年4月,海勃湾区发改委为甘德尔山博物院项目备案。


知情人称,甘德尔山博物院项目是政府投资项目,以煤炭资源置换模式,委托李雪涛出资建设,李雪涛由此换得乌海当地两个可以采煤的工程项目,获益匪浅。


接近白向群的人士称,在白向群主政乌海期间,经常带领部下视察甘德尔山景区项目进度。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后,白向群也十分关心甘德尔山博物院项目。甘德尔山博物院外形为成吉思汗雕像。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据称,在博物院开工后不久,内蒙古自治区一位官员视察时,认为乌海这座只有30多年历史的城市,与成吉思汗渊源不深,在甘德尔山上建成吉思汗雕塑并不合适。由于这名官员的否定意见,甘德尔山景区建设一度停滞不前。乌海一位退休干部称,白向群就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后,上述官员调离内蒙古,甘德尔山景区逐步恢复施工。


去年5月,甘德尔山博物院只完成外部工程,内部装修未竣工。有媒体记者从海勃湾区环保局了解到,博物院开工七年后,才办理项目备案手续,环保手续至今未办理。


李雪涛的商业版图中,内蒙古海美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美斯集团”)是重要一块。海美斯集团注册成立于2007年7月29日,法定代表人李雪涛,经营范围为耐火黏土矿开采、工程煤销售、陶瓷生产销售和对外进出口贸易。其前身为乌海市海美斯陶瓷科技有限公司。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2012年5月19日,刚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的白向群,前往海美斯集团进行视察。海美斯集团位于距离乌海市区18公里的千里山生态工业园区内,属乌海市能源城经济转型的重点建设项目,也是环保综合利用项目典范,因此是内蒙古官员视察乌海常去考察地之一。


海美斯集团成立后不久,以生产陶瓷需要黏土原料为由,向乌海市国土局申请采矿许可。随后,乌海市国土局批准下发采矿许可证,矿区面积为1.082平方公里,采矿方式为露天开采。其矿区位于海勃湾区卡布其旧洞沟矿区两座大型露天煤矿之间,地质结构相近。


知情人士透露,海美斯集团在此采矿十余年,开采黏土为表,挖煤为实。矿区内堆放的黏土,是为应付相关部门检查而备。海美斯集团不仅自己挖煤,还将矿区分割后转卖他人,并以海美斯集团名义挖煤。


挖煤比生产陶瓷获利更快。业内人士透露,煤矿审批流程十分复杂,即便是国有特大型煤炭企业,在正常情况下,办理所有手续也需要三年至五年时间,加上漫长的矿井建设,一座煤矿要达到投产要求,往往需要五六年。但借其他项目名义进行挖煤则不同,只需当地政府审批即可,规避了煤矿繁杂的审批流程。而假借的项目名称繁多,有的是采空区治理,有的是灭火工程,还有取水工程。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当时,乌海市以地质灾害治理或土地治理之名,实质进行挖煤的项目并非个例。乌海市委原书记侯凤岐就曾为此类企业照拂。上面有提到,为了煤田灭火工程手续顺利延期,内蒙古温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某先后四次给侯凤岐行贿15万美元、人民币900万元。


侯凤岐供述称,张某的灭火工程项目,实际就是采煤工程,在其干预下手续两次延期。在侯凤岐30起受贿事项中,这笔涉及灭火工程的项目受贿金额最大,先后共受贿超过1000万元。


本该由政府出资的灭火工程项目,地方政府并不投入资金,而是让企业“先灭火,后采煤”,进行资源置换——即剥挖着火煤后,采掘下层煤炭,不少人趁机扩大工程面积,以此获利。知情人称,这一“挂羊头卖狗肉”模式在乌海暗中运行,实施的企业往往如侯凤岐案所述,在当地有上层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白向群在乌海主政期间,曾将城建作为经济发动机,实施包括“工业进园区、农业进大棚、农民进城市、居民靠农村”,15万的矿区人口搬迁、棚户区改造、城乡一体化等工程。


但在白向群调任锡林郭勒盟盟委书记后,这场轰轰烈烈的改造工程中的种种腐败开始显露。2012年初,在“农民进城”中被违规征地的部分农民开始上访举报,乌海市立案侦查案件22件、涉及30人。当地官方称,“乌达区征地拆迁案件”是乌海建市以来查处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也最为典型的一起违法腐败案件。


去年10月19日,白向群被“双开”,“双开”通报指出,其大搞权钱交易,甘于被“围猎”,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气,贪得无厌、腐化堕落。


内蒙第五虎白向群背后的乌海政商网络


白向群落马后,多位曾在乌海共事的下属也纷纷被查。去年5月18日,内蒙古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称,乌海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陈文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知情人称,白向群主政乌海后,陈文库成为其得力助手,曾担任该市海南区委书记和乌海市副市长。


曾任乌海市机关党组书记的齐国芳,也于去年5月26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现年48岁的齐国芳,2013年至2017年期间,曾任乌海市海南区区长。在白向群任乌海市长时,齐国芳任乌海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白向群转任乌海市委书记后,齐国芳也调任乌海市委,担任白向群的秘书。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
甘肃省原副省长宋亮被双开:捞取政治资本

甘肃省原副省长宋亮被双开:捞取政治资本

落马半年后,8月16日,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宋亮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宋亮生于1963年12月,河北辛集人,曾在内蒙古工作32年,历任自治区金融办主任、赤峰...

收受巨额财物,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副主席刘文山被开除党籍

收受巨额财物,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副主席刘文山被开除党籍

日前,经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批准,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文山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来源:百度百科经查,刘文山理想信念...

市委书记被判刑8个月后,副市长落马

市委书记被判刑8个月后,副市长落马

7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原党组副书记、副市长康存耀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康存耀生于1960年,是一名蒙古族干部...

内蒙古反腐再现“N连发”!

内蒙古反腐再现“N连发”!

6月17日晚间,距离上次反腐“五连发”才过去了一个多月,内蒙古纪委监委再度出手,启动“N连发”反腐模式,一口气通报了当地3名厅级干部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消息。...

大肆卖官鬻爵的副部,被控受贿超1.5亿

大肆卖官鬻爵的副部,被控受贿超1.5亿

据央视新闻消息,2021年5月27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马明受贿一案。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老板砸数亿元围猎厅官:等老了我们一块玩

老板砸数亿元围猎厅官:等老了我们一块玩

因被控受贿高达4亿余元,原内蒙古银监局局长薛纪宁于日前受审后,受到广泛关注。这些钱都是谁送的?背后是否有窝案?盖子又是如何揭开的?5月25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