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男子派出所身亡 明日或拿尸检报告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1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据媒体此前报道,5月30日下午5点多,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五原县48岁的男子张某(张关利),因在打工的工地逃要工资,被当地警察带走,当天,张某就在派出所死亡。警方声称张某自己撞墙身亡的,但民众对此表示质疑。最近有消息称,死者家属或于7月1日拿到张某的尸检报告。



6月28日,五原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五原公安微官网”发布通报称,案件发生后,县公安局通知死者家属并向其播放了全程监控视频。相关监控视频显示,张某在候问室中,9秒内两次撞墙,一名民警在场。张某第一次撞墙后,这名民警从门外推开门与其交谈;接着张某第二次撞墙并倒地,上述民警见状走开。另有一段视频显示,之后四名民警来到候问室查看。



6月30日,张某的弟弟称,张某生前在工地上做工的两三千元薪酬未发,5月30日喝酒后至工地向负责人讨薪未果,关掉了电闸,此后被带到五原县西环派出所。张某弟弟称,家人至今未收到工地拖欠的薪酬,7月1日有望从警方获得哥哥的尸检报告。


张关利的妻子称,张关利系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人,其身份证显示现年48岁,实际年龄43岁,一家现居巴彦淖尔市临河区,靠张关利给工地做木工生活。


张关利的徒弟闫福章回忆,5月30日下午四五点,张关利和他一起去工地要工钱,他们先到售楼处,张关利当日喝过酒,情绪比较激动,在售楼处大喊,后又来到售楼处后面的工地,向当时在工地的大工头要工钱。大工头称,工程都是分包下去的,哪个工头欠的钱你向哪个去要。张关利不服,拉了工地的电闸。大工头报了警。出警的警察将张关利和大工头带至西环派出所,闫福章也开车一同跟去了。警察将大工头和张关利分开带进警务区,闫福章则被挡在警务区外。


“我进不去,还要干活,就转身离开。”闫福章说,“刚走到大门口,就听见砰的一声,声音很大,接着就听有人喊撞墙了。然后警察让大工头到外面买两包卫生纸,可能是要止血。”


闫福章给张关利的妻子打了电话,当晚,张关利的妻子及亲属赶到五原县,闫福章带他们先去五原县医院,没找到人,之后来到西环路派出所,被告知张关利撞墙而死。


事发次日,张关利的家属和闫福章观看了警方提供的事发时现场视频。据家属和闫福章描述,视频显示,警务室有三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站在门口。询问中警察和张关利发生言语争执,张关利情绪激动,伸出双手,做出戴手铐的姿势。之后,张关利一手指着门口,一面说要撞墙,然后一头撞向门口的墙。“第一次撞的不是太严重,这时,站在门口的警察对张关利说了几句话,视频里听不太清楚,大概是侮辱或刺激性的话,随即张关利再次猛地撞向墙壁”。


“第二次撞的很厉害,砰的一声,从视频里都听出来声音很大。”闫福章说,张关利当时就倒在地下,血都出来了,身子看着都软了。视频中警察也慌了,先将张关利抬到一边,张关利的头一直耷拉着,之后又挪了个地方,让张关利的头靠着。后来,急救车来了,医生进来先翻了下张关利的眼睛。“估计是查看瞳孔有无扩散。后来警察说张关利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我估计第二次撞墙后当时就死了。”闫福章说。


闫福章表示,事发前张关利曾经饮酒。6月28日下午五原县警方人士也曾对媒体称,张关利是醉酒后到工地闹事,被传唤回派出所问询中,“因醉酒失控,在办案场所自己用头撞墙撞门,造成死亡”。但在深夜的警方通报中没有提及有关张关利“醉酒”的说法。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15条,醉酒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应当给予处罚。醉酒的人在醉酒状态中,对本人有危险或者对他人的人身、财产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胁的,应当对其采取保护性措施约束至酒醒。


张关利的妻子认为,五原县警方显然没有对张关利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才导致张关利两次撞墙而死;尤其第一次撞墙后,现场警察没有劝阻、施救、采取防范措施,反用言语刺激,致使其再次猛烈撞墙导致死亡,警方行为存在过失。


张关利家属表示,事发后两三天,当地有关部门给张关利做了尸检,尸检现场,有五原县警方和纪委等部门的人员,张关利的弟弟也观看了尸检过程。不过尸检至今快一个月,家属还没有拿到尸检报告。张关利的妻子透露,五原警方表达过赔偿意愿,但在具体金额上与家属没有达成一致。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