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后第二名中管干部落马 曾被赞“敏而好学”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22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节后第二名中管干部落马 曾被赞“敏而好学”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月20日下午5点发布消息: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至此,赵景文成为了继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之后己亥年第二名被查的中管干部。

公开资料显示,赵景文出生于1954年8月,黑龙江省依安县人。18岁就入伍当兵,在当了10年兵后28岁的他,1983年转业到了中信集团的监察室工作。令人觉得讽刺的是,赵景文在中信集团内部则是以法律专长而著称,最早期中信集团的法务部亦是由其参与组建,且曾长期担任中信集团的法律顾问。

从没有法律基础到成为“法律人”,赵景文甚至获得了刚刚去世的国民党原副主席、海基会原董事长江丙坤的赞赏,称赵景文“敏而好学”。

那么“知法犯法”的赵景文此次缘何被中纪委调查?“这或涉及到其在担任中信旅游总公司董事长时期的一些事由。”一位接近于赵景文的知情人士分析认为,早前其还因涉及有关事宜亦曾被内部举报。

“赵景文是中信集团内部的一位元老级人物,早在中信集团还是‘中国国际投资信托公司’的年代便已经加盟,其在中信集团至少已经任职35年。”一位来自中信集团内部的有关人士向媒体透露。2014年,赵景文正式退休,其后,被中信集团返聘为中信集团董事长顾问。

对于此次赵景文被查,上述中信集团内部人士也稍显错愕。“此前在其未退休时,内部就曾有几次传闻称其被举报和谈话,但几次都未有下文。其正式退休后,便被默认为或已平安着陆。”上述内部人士坦言。

2000年,中信旅游总公司与日本最大的旅游企业JTB株式会社设立了一家合资企业——交通公社新纪元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纪元公司”),该公司最初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其中中信旅游总公司出资255万元,持有股份51%,日方出资49%,赵景文出任董事长和法人代表之职。

有消息称,新纪元公司成立最早几年利润可观。值得玩味的是,2018年5月,既赵景文退休后不久,中信集团便正式放弃了新纪元公司的控股权,而JTB株式会社对新纪元增资520万元,共获得了新纪元公司的75%的股份,而中信集团方面则因放弃了增资权利,变身参股方,仅持有了新纪元公司25%的股份。

“早前集团内部的确曾有人举报赵景文利用新纪元公司进行相关利益输送,认为新纪元公司的亏损与其一系列利益输送有着直接的关系。”上述一位接近于中信集团的内部人士透露,但多年来,该举报一直未有最终的下文。

据媒体报道,赵景文此前最后的一次公开露面,则是在两个月前的2018年12月14日,据张家口宣化区当地媒体报道,当日,宣化区委书记张聪、区长费再宏会见赵景文一行,就原宣化县政府与中信生态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有关防沙治沙基地土地问题的《备忘录》的落实问题以及英国點炻金控集团来宣投资合作等内容进行了洽谈。

『外媒爆料』『国际热点』『国内政经』欢迎关注公众号:外媒参考(waimeicankao)。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
今年已有近30名高校厅局级领导被查,涉10多个地区

今年已有近30名高校厅局级领导被查,涉10多个地区

中国纪检监察报10月19日报道,10月16日,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中医药大学原校长王键受贿案作出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此前的6月...

终于被端了!当众枪杀女孩后,他还当了25年国家干部

终于被端了!当众枪杀女孩后,他还当了25年国家干部

“积案不破,民心难顺、法治难彰、社会难安!扫黑除恶,不仅要打得狠、打得猛,还要打得深、打得透,各地陈年积案能否得破,是其中一项重要的评价标准。”近日,长安剑在全...

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

薄熙来金主!辽宁首富徐明之死

01  谜局徐明,出生于毫无背景的普通农村家庭,21岁时创建大连实德集团,仅用十余年时间,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011年,实德集团入选中国民营企业5...

央视美女记者成蕾被查 罪名罕见!

央视美女记者成蕾被查 罪名罕见!

在中国央视频道(CGTV)工作的澳籍记者成蕾(Cheng Lei)此前被中方逮捕,北京时间9月8日,中国外交部证实,成蕾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正被...

内蒙古“教父级黑老大”:性行贿官员时悄悄录音录像

内蒙古“教父级黑老大”:性行贿官员时悄悄录音录像

近日,《中国新闻周刊》刊文《内蒙古黑老大的“政法朋友圈”》,详细披露了包头、乃至内蒙古“黑老大”郭全生(俗称“郭秃子”)的一些轶事。另外,有知情人士日前也向虎哥...

买官卖官价目表曝光!县委书记200万,县长120万...

买官卖官价目表曝光!县委书记200万,县长120万...

为了谋求仕途上的“进步”,一些官员不惜花巨资行贿买官。在个别地方,买官卖官成为半公开的秘密,民间甚至流传着从科长数十万元至副市长数百万元的“价目表”。十八大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