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7月7日,据重庆市纪委监委官方微信风正巴渝消息,去年年底落马的重庆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银峰被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王银峰之前担任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时,以“风水书记”著称。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据媒体此前报道,2010年8月,时任江津区委书记的王银峰前往当地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处,要求开发商停建并拆掉其楼盘,并表示该楼盘“挡了政府的风水”。开发商将王银峰的全部讲话录音并透露给了媒体。


当年10月13日,重庆市江津区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风水门”事件。王银峰在发布会上否认说过“风水”之类的话,王银峰还强调“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说出这样的言论,有本事就把录音发到网上来”。


次日,录音上网。录音中,王银峰不只提到了“风水”,还说出了“跟政府作对就是恶”。据《第一财经日报》当年10月报道,录音中王银峰与开发商的主要对话内容如下:


王银峰:“停了!让你停就停!还建什么建?你不建了!我们重新给你拿地搞建设。”


开发商:“现在的楼盘在滨江路,新批地多偏呀,怎能跟滨江路比嘛。”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王银峰在当时的发布会上向媒体介绍情况


王银峰:“你滨江路的地还不是政府给的!你建了后我还能在这里坐吗!就是因为你建了这个房子,我才在这里坐不成!你建个房子搞得政府要搬迁!”“你懂不懂风水?在这个地方你的建筑起来了,就挡了政府的办公楼。这里是衙门!你要建在这里的门口?我不知道是哪个领导批的,如果我在这里,你就批不了!”


开发商:“整个损失有三个多亿。你改了规划,处理购房者的赔偿都要一个亿。”


王银峰:“你胡扯?我更改了什么规划?”“要想跟政府玩的人,我们陪到底。”“你知道重庆为什么打击黑恶势力不?你知道什么叫恶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


不信马列信鬼神的官员,王银峰只是其中之一。之前落马的很多省部级高官,都对迷信、风水深信不疑。同在重庆当官的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就是一个典型。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有报道称,早在2004年以前,由重庆渝中区、江北区进入南岸区,需经长江大桥过南桥头隧道。当年为是否炸开隧道让南岸区更能显山露水,谭栖伟请来了几个“顶级风水师”看风水。这些风水师“把脉”后一致认为,南桥头隧道挡住了南岸区发展的风水,对谭栖伟的仕途升迁也有影响。谭栖伟信以为真,开始组织相关部门对隧道动工,又修建了一座互通式立交桥,有人说这是官场“腐败地标”。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也是个迷信的典型。据《新京报》报道,李春城在成都期间,与多名民间算命先生过往亲密。他对一位年仅36岁的高姓算命先生言听计从,甚至在成都市行政中心的项目启动中,听从高某的话,将其建在污水处理厂附近。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2006年成都市建新天府广场时,原本一家法国公司在工程设计方案评选中获得了一等奖,但那个以“历史和未来”为主题的设计方案并未最终实施。据《新京报》报道,这是因为李春城不喜欢法国的设计,他最终确定按照“太极八卦图”作为设计方案,只因为“认为太极方案能给他带来好运势。”


而在一个重大投资项目接连出现不利突发事件后,李春城还安排道士做法驱邪。此外,据《财新网》报道,李春城将家里老人坟墓迁往成都都江堰,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等花费千万元,其中一本地商人就为他出资约300万元。


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亦是深信风水之说的高官。据正义网报道,白雪山主政吴忠市时,为了不破坏风水,他曾要求一个广场喷泉改建了三次。每次喷泉刚刚建成喷水,他都说很好。但过后没几天,他就要求拆了重建。因为如果不移位两三米,他总觉得挡了风水。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不仅如此,白雪山还曾力推市区北扩,使市区与黄河连为一体。当地官员接受采访时称,白雪山力推市区北扩的目的多半是认为黄河是“龙贯宁夏”的主脉,搭上母亲河,能飞黄腾达 。为了“永镇风水”,还在市政府大楼正对的盛元广场中轴线上立了一个巨大的青铜鼎。


已落马的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黄兴国,为了“风水”还把政府大门封了。2014年12月,黄兴国被任命为天津市委代理书记,从那时开始,什么时候能够去掉代理二字,就成了他最关心的事,为此,他特意问过风水。天津市政府大院原本四个门都可以进出,那几年,西北门却被封上了。这么做是风水先生给黄兴国的建议。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市委市政府的院子,他(风水先生)说东门、西门、北门、南门,他说你这个门开那么多,漏气、不聚气,”黄兴国说。天津迎宾馆门前的一块景观石,原本摆放的是另一块,两年前忽然换了,这也是黄兴国迷信风水的结果。“那个是尖的,有点儿凶的感觉,后来就搞了一块比较圆滑的放上去。”黄兴国说。


已落马的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魏民洲,在经历了约谈、亲密商人和亲属被带走后,一向迷信的他,听从高人指点在自家门前栽种了大量竹子,希望通过竹子的谐音“阻止”来躲避即将到来的命运。部分竹子死后,魏民洲又买来假竹子插种在院子中,但不论是真竹子还是假竹子,最终都未能救得了他。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也是一个迷信的人。为求“平安”,他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刘志军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要说信“风水”最荒唐可笑的高官,虎哥觉得非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莫属。1997年11月,丛福奎和“殷大仙”殷凤军专程踏入佛教圣地五台山。不久,五台山白云寺女住持释昌隆师傅在北京为他灌顶(意为消业障、长智慧),又在他头上洒“圣水”,专门举行皈依仪式,收他为佛门弟子,法号“妙全”。


此外,丛福奎出资100万元在北京买了一处200平方米的楼房。房内,设了佛堂,置办了家具,他和“殷大仙”一人一把钥匙,两人同居起来。一到周末,丛便让司机把自己从石家庄送到北京,因担心司机“坏事”,每次他都提前下车,然后,边打电话召“大仙”回家,边“打的”直奔安乐窝。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丛福奎受审


丛福奎的秘书这样评价“顶头上司”:丛福奎认识了殷凤珍后,生活习惯发生了明显改变,行为变得神神秘秘的。烟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肉也不吃了,改吃素了。在他家里会闻出烧香的味道。


落马前,丛福奎的秘书汇报说:“省长,有两条消息,一条是好消息,另一条是坏消息,省长愿意听哪条消息?”丛福奎听后一愣,忙说:“当然要听好消息。”秘书说:“现在有人说你要当省长。”丛福奎乐了:“老佛爷终于显灵了,当省长轮也该轮到我头上了。”


随后,秘书告诉他另一条消息,说中央要找他谈话。中央找人谈话还能是坏消息?丛福奎想,大概是谈当省长的事吧,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兴冲冲地赶回家。途中,他接到一个从福建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倒槽了”。正做着省长美梦的丛福奎,顿觉一股冷气冲上头顶。


丛福奎挂了电话后急匆匆地找到“殷大仙”,说:“听说中纪委要找我。”不等丛福奎把话说完,“殷大仙”插话:“当省长吧,我早就给你算过!”“什么呀,他们是要我交待问题。”丛福奎一脸沮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此时,自称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殷大仙”也没了主意。之后不久,丛福奎即被宣布落马。


相信迷信的不只是厅级、省部级高官,县处级公务员更甚。2007年发布的《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报告》就显示,47.6%的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现象。此外,一半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多少都存在相信求签、相面、星座预测和周公解梦4种迷信的情况。


又有“风水书记”被“双开” 曾有副省长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上述调查报告显示,县处级公务员自称相信“相面”这种迷信形式的比例最高,为28.3%;自称相信“周公解梦”的人数比例为第二,为18.5%;自称相信“星座预测”的比例为13.7%;自称相信“求签”的县处级公务员人数比例最低,为6.0%。值得注意的是,其中5.6%的人对4种迷信现象和“灾难预测”持“很相信”和“有些相信”的态度。也就是说,有5.6%的县处级公务员相当迷信。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