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3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8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日前,经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批准,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自治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周秉利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经查,周秉利丧失党性原则,背离党的宗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违规处理公务,给国有企业造成重大损失。


周秉利犯受贿罪和国有公司、企业人员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万元,情节严重,应予严肃纪律处理。依据有关规定,给予周秉利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公开资料显示,周秉利生于1963年1月,1984年8月从包头钢铁学院冶金机械专业毕业后就进入包钢炼铁厂任工程科科员,此后一直在包钢炼铁厂和包钢(集团)公司(下称包钢)任职,并于2010年4月至2016年4月,任包钢(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据媒体此前报道,周秉利应对危机的办法之一,是让大量工人下岗,为此还写了一封“泣血公开信”(文末附有全文)。


2016年,周秉利离开工作了30多年的包钢,随后在自治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任党组成员、副局长。在新岗位任职不到一年,2017年3月17日,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对自治区人大代表周秉利采取强制措施。


对比在包钢任职的三十多年和在自治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任职的不到一年,坊间普遍认为,周秉利是在包钢任职时出的事。


周秉利虽然倒在了腐败上,但在担任包钢董事长时,却多次表示要杜绝腐败,甚至连公款购买赠送粽子都要重点提出来。比如,2015年劳动节前夕,包钢发文,要求党员领导干部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文章称:“五一”节、端午节将至,包钢要求全体党员领导干部深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纠正“四风”,营造风清气正节日氛围,严格遵守中央纪委节日期间严查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购买赠送粽子节礼有关纪律要求,廉洁自律,欢度佳节。公司要求全体党员领导干部严格执行廉洁从业各项规定,坚决杜绝“节日腐败”。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周秉利如果祸起包钢,那又是怎么查到他的呢?虎哥听人说,周秉利是被包头华美稀土高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马永茂供出来的,而马永茂据悉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距今已三年有余。周秉利落马后,随之牵出了其前任、另一位包钢董事长(2007年5月至2010年5月任包钢董事长)崔臣。2018年7月17日,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副主任崔臣(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另据媒体报道,周秉利和崔臣出事和曾任包头市委书记的邢云被查有关。值得一提的是,邢云虽然于2018年10月25日(晚于周秉利和崔臣出事时间)被官宣落马,但当地人透露,邢云被查早有征兆,“从去年(2017年)开始当地就在流传其被查的消息,还有传言说他曾一度自杀”。据上游新闻报道称,与邢云仕途关系密切的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有多人被查。


关于包钢反腐,多说一句。今年3月8日,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治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夏景魁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后来的通报显示,夏景魁长期与社会涉黑犯罪人员交往,甚至直接指挥参与放高利贷、涉毒等违法犯罪活动。


夏景魁1988年7就来到了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刑警队任民警,直至落马时,在这地方担任警察长达31年。夏景魁不仅是穿着神圣警服的警察,还是包头数一数二的黑社会大佬。之前有媒体报道,夏景魁所在的昆都仑分局专管包钢,所以他还垄断了尾矿库的开采,赚了很多钱。夏景魁落马后,包钢那边也抓了几个跟他合作挖尾矿的商人。


说了这么久的包钢,虎哥有必要对包钢做个简单的介绍,因为和前后的内容有关联。虽然很多包头、乃至内蒙人士对包钢耳熟能详,虎哥还是要班门弄斧下。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包钢位于内蒙古包头市昆都仑区,始建于1954年,包钢拥有“包钢股份”和“包钢稀土”两个上市公司,是中国重要的钢铁工业基地,世界最大的稀土工业基地,世界最大的钢轨生产基地,世界最大的稀土原材料供应商,在采、选、分离、冶炼和部分功能材料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包钢拥有全球最大的稀土矿——白云鄂博矿的独家开采权。


上面提到的马永茂,颇为神秘,网上不知为何几乎找不到关于他的完整消息。据悉,马永茂所在的包头华美稀土高科有限公司于2003年4月与包钢稀土高科技有限公司合作,于是和周秉利、崔臣及包钢有了交集。马永茂据称和曾任包头市委书记的邢云、莫建成都有关系。


《稀土信息》杂志2007年第3期的“稀土机构与人物”栏目,刊登了一篇文章:民营企业的典范——马永茂和他的华美稀土高科。但该文章对马永茂的介绍少之又少,几乎没有很有价值的个人信息。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许多年前的马永茂


有朋友告诉虎哥,马永茂能发家,崔臣有很大的“功劳”。在担任包钢董事长时,崔臣涉嫌向马永茂的华美稀土给予巨额的利益输送。


值得一提的是,马永茂出事,牵扯出来的并不只是周秉利和崔臣两位包钢前任一把手,还牵扯出两位包头知名商人——张瑞强和乔龙。有朋友告诉虎哥,在出事前,他和张瑞强、乔龙就一同逃往香港避难,马永茂后来是因为回大陆办事后被抓的,张瑞强、乔龙据说至今还在香港。


张瑞强现在是内蒙古名流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众多公司的董事长。网上资料显示,张瑞强1971年生,内蒙古包头人,曾任内蒙古人大代表,是包头市工商联副会长,青联副主席,内蒙古优秀企业家,内蒙古十大杰出青年。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据媒体报道,张瑞强19岁白手起家,先后开辟了内蒙地区的品牌衬衫及服装市场,打造了当时著名的“名流衬衫西裤城”连锁品牌,完成了最初的资本积累。1997年,张瑞强又兴建了名流大厦及名流美食广场,创建了集酒店、餐饮服务、健康休闲、房地产开发为一体的内蒙古名流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到2008年底,名流实业集团已发展成为以金融、投资、地产为主,多元并进,专业发展的投资集团。2008年底,名流集团的战略重点转移至金融投资领域并开始进军北京市场。几年来,集团涉足于投资各类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夹层基金及企业短期的投融资等专业的金融投资领域,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完成了由区域性投资集团向全国性投资集团的转变,成为了拥有雄厚资本实力,优秀管理团队,独特企业文化的专业投资机构。


但朋友告诉了虎哥一个不一样的张瑞强。据说张瑞强是靠放小额贷款起家,实际上是放高利贷。企查查显示,张瑞强早在2005就先后注册了包头市名流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和包头市名吉典当有限公司,注册资金分别为2800万元人民币和1600万元人民币,两家公司的大股东都为内蒙古名流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都是占股51%。不同的是,包头市名流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法人的张瑞强,而包头市名吉典当有限公司的法人是张瑞喜。


在包头放高利贷赚了一笔后,张瑞强选择进京,在北京干的还是放高利贷的活,后拉上了马永茂搞投资,乔龙后来入伙。2009年11月2,北京华茂瑞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注册成立,注册资金3000万元人民币,公司法人和第一大股东为马永茂(占股34%),第二大股东则为张瑞强。公司为何叫华茂瑞成?朋友说,公司名字中的茂,是指马永茂,公司名字中的的瑞,就是指张瑞强。


有个细节,值得一提。朋友告诉虎哥,张瑞强很信佛,捐了很多钱给庙里。虎哥在名流实业集团的官网上,果然发现了这一事实。在公益事业那一栏,名流捐了很多钱,大多在10万元至100万元之间,但有一笔1000多万元的巨款,在其他20笔最多200万元中显得鹤立鸡群,那1000多万元的捐款对象竟是为筹建包头市清净寺。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马永茂案中另一个跑路的乔龙,在包头也算是个人物,现在是当地众多天龙系企业的法人,包括包头市天龙桑拿泳池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天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包头市天龙美容美发器材有限责任公司昆区分公司。


此外,乔龙还在众多企业担任高管或股东,知名的如珠海利东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内蒙古泰弘生态环境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铜锣湾(内蒙古)国际购物中心有限公司、内蒙古天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网上关于乔龙的如何起家的信息不多,虎哥朋友表示,乔龙擅长“空手道”,乔龙曾用“空手道”在包头弄了一片山,再以种树的名义通过一些手段,几乎是白得1000多亩土地。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马永茂、张瑞强和乔龙的又一个汇合点在珠海同道而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通过企查查可知,马永茂、张瑞强和乔龙都是该公司的股东,分别持股3%.


据港媒信保财经新闻报道,2012年,马永茂和张瑞强花2.6亿在香港名人聚集的半山君珀买了四个单位的豪宅,分别是10栋A、B室和11栋A、B室,分别以7235万、5740万、7260.5万、5780.2万元成交,四个单位共涉资2.60165亿元,A室面积2478方尺,B室面积2007方尺。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据悉,以上四个单位的豪宅,同一层的A室和B室都已打通,马永茂和张瑞强一人一套。当时出事后,马永茂、张瑞强和乔龙三人都跑到了香港,马永茂和张瑞强就住在半山区的豪宅里。马永茂后来回大陆办事时被抓,据说至今还被关押在天津。马永茂虽然已被抓,但其老婆和孩子还住在豪宅中。业内人士估计,现在这两套房至少价值7、8个亿,如果喊价出售,可以卖5亿一套。


最后再说说包钢,众所周知的是,包钢管理层腐败,并非由周秉利开始。2015年6月,包钢原建设部部长杨光犯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包钢虽然只是个正处级的小官,造成的影响却不小,这人仅房产就有12套。


据媒体报道,杨光为他人安排工程、资金计划上给予照顾、在工程上为他人提供方便,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193.8万元、美金2万元、宝马X1汽车1辆。此外,杨光还有1123多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据统计,杨光家庭财产共计价值人民币1896.9万元、美元5000元,其中房产12套,价值人民币753.63万元,银行存款人民币1072.4万元。此外,还有其他一些零碎财产。


包钢原董事长周秉利被处理 马永茂、张瑞强、乔龙“铁三角”浮出水面


包钢和包头一样,因钢铁、稀土而出名。包头被誉称“草原钢城”、“稀土之都”,在如今包头市的稀土公园门口,还有几排浮雕石壁,其中一面浮雕上有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的肖像,并刻着他1992年时说过的“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中国稀土资源占全球总量36.4%,而包头市稀土储量占中国储量的87%,产品出口量占中国一半。


随着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中国稀土已经升级为国之重器,成为对付美国的一张王牌。作为稀土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包钢的责任很重。虎哥可记得,1959年包钢投产,同年10月,时任国家总理周恩来就亲临包钢为1号高炉出铁剪彩,这是多么荣耀的时刻啊。


周秉利的“泣血公开信”


各位员工:


在我写这封信之前,我内心经历了长时间的煎熬与挣扎,在保产和减产两个选择之间,我迟迟不能下定决心。可以说,半个月以来,面对当前恶劣的市场形势,我的思想进行了剧烈的交锋,最初我抱有一定幻想,寄希望于市场迅速好转,尽量保持产能、保留员工。然而之后的形势不断恶化,不得以我首先对后勤部室进行了精简调整,小面积、少数量压缩了人员,以期市场不会再有进一步恶化,保留大多数员工。但形势发展到今天,除减产之外,我已经再无选择。


很多人已经从各类媒体上了解到,受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我国制造业受到重创,部分企业已相继倒闭。特别是我们钢铁行业,自8月底以来,市场持续低迷,亏损逐月攀升,出现了“原料高价位、高库存;产品低价格、低销量”的恶劣局面。


在这种大环境,包钢也遭遇了建厂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从8月至今,我们每个月亏损几个亿,大量高价库存长期积压,产品滞销坐看价格一跌再跌,用尽浑身解数市场,却毫无反弹之力,并且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不可避免的陷入持续亏损的泥淖。


现在的市场,已经看不到任何短期能够好转的迹象,最困难的时期还在今年冬天,我们虽然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但却无能为力。


这是我们包钢生死存亡的关头,进一步就会加速走向死亡,退一步或能求得生存。作为我们这样一个拥有56000名员工的企业,企业的存活与所有员工的生活息息相关,如果再不采取断然措施,我们只能坐看着这艘大船带着所有的员工一起悲壮的沉没,覆巢之下,无有完卵。如果等到那个时候,企业在经济形势最严峻的时期倒闭了,所有人都将各奔东西,自谋生计,就业机会将更加微乎其微,可能到时候给大家带来的将是更加惨重、更加被动的打击。与其到时全盘皆输,不如现在断腕求生。鉴于这种形势,我决定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压缩产能,瘦身减员,尽最大可能保住企业的生存元气。


做出这个决定,对于我本人和公司的所有管理人员来说,是万般痛心无奈。我作为集团董事长,更加沉痛伤感。你们与我风雨同舟,并肩携手,历尽了千辛万苦,也铸就了包钢昨日的辉煌,你们依托于企业,企业倚重于你们,有如手足腹心,作为董事长,任何一名员工离开,我都是不愿意看到的,此次减产对企业对我来说,如同剁手砍足,实在迫不得已。


公司此次减产过后,能否挺过这个寒冷的冬天,我本人此时也无法预知,但请你们相信,我会用百倍的努力争取走出困境。如果企业在这次经济危机中幸免于难,那么公司还将接纳你们返回这个集体,只要公司渡过了这个难关,只要你们还愿意回到包钢,我以集团和我个人的名义保证:只要包钢再进人,哪怕只有一个,也必定是你们这些顾全大局离开公司的员工。只要老员工没有全部返回公司,我包钢决不再进一个新人。这是我的庄重承诺。


当此危难之时,只盼大家理解我的苦心。只要企业能够活下去,走的人一定还能再回来。也请你们一定要树立信心,我们的困难只是暂时的,你们的离开也只是短期的。尽管眼前的危机会给我们带来沉重的打击,但来年的市场还会有无限生机。


国家已经采取积极举措,推出了拉动内需促经济增长的十项措施,如2万亿的铁路项目、4万亿的基础设施建设、廉租房政策的推广落实以及对企业实施减免税、加大金融扶持力度等。这些举措的推行展开,必将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好转,同时也必定会拉动钢铁产品的需求。我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很可能就是来年的春天,市场可望逐渐回暖转好,我们企业也会走过这个困难时期,迎来又一个发展的春天。


各位员工,你们一直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辛勤工作,奋力拼搏,失去了众多与亲人团聚的机会。这个寒冷的冬天正给我们提供了休息的好机会,愿大家利用好这个时机好好休息一下,与家人一起聚聚,放松紧张的心情,舒缓忙碌的节奏,待来年春天,我们再重新聚首,共创辉煌!


包钢董事长:周秉利


2015/11/30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
甘肃省原副省长宋亮被双开:捞取政治资本

甘肃省原副省长宋亮被双开:捞取政治资本

落马半年后,8月16日,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宋亮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宋亮生于1963年12月,河北辛集人,曾在内蒙古工作32年,历任自治区金融办主任、赤峰...

收受巨额财物,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副主席刘文山被开除党籍

收受巨额财物,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副主席刘文山被开除党籍

日前,经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批准,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文山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来源:百度百科经查,刘文山理想信念...

市委书记被判刑8个月后,副市长落马

市委书记被判刑8个月后,副市长落马

7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原党组副书记、副市长康存耀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康存耀生于1960年,是一名蒙古族干部...

内蒙古反腐再现“N连发”!

内蒙古反腐再现“N连发”!

6月17日晚间,距离上次反腐“五连发”才过去了一个多月,内蒙古纪委监委再度出手,启动“N连发”反腐模式,一口气通报了当地3名厅级干部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消息。...

大肆卖官鬻爵的副部,被控受贿超1.5亿

大肆卖官鬻爵的副部,被控受贿超1.5亿

据央视新闻消息,2021年5月27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马明受贿一案。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老板砸数亿元围猎厅官:等老了我们一块玩

老板砸数亿元围猎厅官:等老了我们一块玩

因被控受贿高达4亿余元,原内蒙古银监局局长薛纪宁于日前受审后,受到广泛关注。这些钱都是谁送的?背后是否有窝案?盖子又是如何揭开的?5月25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