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建国至今被处理的八位内蒙籍高官(下)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1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接着上回继续说。在《盘点建国至今被处理的八位内蒙籍高官(上)》中,提到了已经落马的内蒙籍官员有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王素毅,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韩志然和国资委原党委副书记、副主任张喜武。这次,我们将剩下的三位:国务院原秘书长、原国务委员杨晶,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副书记邢云,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云光中。


盘点建国至今被处理的八位内蒙籍高官(下)
杨晶


新华社2018年2月24日报道称,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十八届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经查,杨晶同志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廉洁纪律,长期与不法企业主、不法社会人员不当交往,为对方利用其职务影响实施违法行为、谋取巨额私利提供便利条件,其亲属收受对方财物。在审查中,杨晶同志能够认错、悔错。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决定给予杨晶同志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部长级,按程序办理。


公开资料显示,杨晶,男,蒙古族,1953年12月生,内蒙古准格尔旗人,曾任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呼和浩特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区政府主席,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机关党组书记,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书记,国家行政学院院长,中央书记处书记。


主政一方的时候是最能看出官员工作作风、工作方式的时候。对杨晶来说,2003年到2008年,他主政内蒙古自治区的五年,无疑是他人生中最“站在台前”的五年。在这一阶段,杨晶一度被认为是“机会主义者”。


杨晶2003年出任内蒙古自治区代主席。那年,内蒙古的GDP比前一年增长了16.3%,经济增长率居全国第一。杨晶对这个成绩颇感欣慰,他说:“内蒙古财政突破100亿元用了48年,突破200亿元用了4年,而突破250亿元,只用了2年。”


许多在杨晶身边工作过的人说起他来,用的词是“干练”、“急性子”,有什么事情必须马上处理,不允许耽搁。杨晶是“快”的,但这种快也让他跌过跟头。


2006年8月16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内蒙古新丰电厂项目违规建设做出了严肃处理,要求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杨晶及两位副主席做出书面检查,并对自治区政府予以通报批评。


对省级最高行政长官公开批评警告,在当时还是第一次,内蒙古发改委一位官员说,国家对新丰事件的处理早就下来了,自治区三位主席的书面检查也早写好了,但突然上了国务院常务会并全国通报批评,超出了大家的预期。


新丰电厂事发最早是在2005年7月发生的一场事故,事故导致6人死亡,8人受伤。事故发生后,中央调查组进驻事故现场,之后,更多的细节被发现,这个建设规模为2台30万千瓦燃煤机组,工程总投资28.88亿元的庞大项目居然是一个违规项目,也就是说,新丰电厂的建设一直没有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核准。


盘点建国至今被处理的八位内蒙籍高官(下)
新丰电厂事故现场


后来发现,新丰电厂的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和企业存在越权审批、违规批准征地、虚假申报、突击建设、违反招投标程序等严重问题,尤其是在国家有关部门确定其违规之后,建设施工仍未停止。类似新丰电厂的情况在内蒙并不只此一例。事发后,内蒙古800万千瓦的电力新建项目被叫停,大约涉及800多亿的投资。


杨晶曾自述,“我出生在内蒙古准格尔旗一个普通蒙古族干部家庭,父亲是一名退休干部,小时候家乡贫穷,家境贫寒。”“一位老领导曾告诫我:‘工作低调一点,做人本分一点’。我一直铭记在心,在工作和生活中时时提醒自己。”杨晶曾说。


盘点建国至今被处理的八位内蒙籍高官(下)
邢云受审


2018年10月25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邢云,男,汉族,1952年3月出生,内蒙古土左旗人,曾任鄂尔多斯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包头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员会书记,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兼)。


在之前的包括《“巨虎”邢云:满口的仁义道德 一肚子男娼女盗》等多篇文章中提过他,这里不再重复,感兴趣的朋友可在历史文章中查找。


2019年8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受贿一案。辽宁省大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6年至2016年,被告人邢云直接或者通过其近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49亿余元。邢云的贪污受贿金额,创造了省部级高官的贪腐新纪录。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盘点建国至今被处理的八位内蒙籍高官(下)


2019年6月11日,云光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内蒙古土左旗人,曾任鄂尔多斯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自治区副主席、政府党组成员。姓云,蒙古族,土左旗,这三个条件出现在同一个官员身上,让人浮想联翩。


目前虽然官方还未指出云光中犯了什么事,但舆论普遍猜测,云光中或事出鄂尔多斯,据说他家人还曾介入煤炭生意。


“云光中落马,既震撼又平静。”一名熟悉鄂尔多斯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云光中是副省级干部,资历深厚,尤其是主政“煤都”鄂尔多斯长达8年,深陷各种利益关系中,他的落马不知会牵出些什么,故而说“震撼”。至于“平静”,则是云光中“要出事”的消息一年前便传出,现在坐实,似乎“水到渠成”。尤其是近年来,11名长期在鄂尔多斯工作过,并在当地担任过厅级干部的官员相继落马,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2008年2月,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几个月过渡期结束后,2008年底,云光中顺利接任市长。彼时的鄂尔多斯,仿佛一列狂飙突进的火车。最高峰时,鄂尔多斯一年的煤炭产量占到了全国煤炭产量的六分之一,那时的鄂尔多斯被称为“小山西”。


一名从山西来鄂尔多斯淘金的煤老板介绍,鄂尔多斯在几年时间之内,几乎把山西一些地方的故事重演了一遍,荒漠变煤矿,房价比肩一线城市,街上名车遍地,以及黑金对官场的腐蚀。


这名煤老板还提到一个背景,山西煤矿声名在外,北京的央企与省内大型国企早早在当地布局,尽管山西煤老板很多,但大型煤矿始终掌握在国资手中。鄂尔多斯起步阶段,国企关注较少,成为民企自由驰骋的舞台。2003年,除了铁路、热电、管道等基础设施产业,鄂尔多斯的本土企业几乎全部民营化,四大民营企业成为当地煤炭产业当仁不让的主角。在2018年的全国煤企百强榜中,鄂尔多斯有5家企业上榜,全部为民营企业。


在云光中之前落马的11名鄂尔多斯厅官中,无一例外与煤有关。有人收受贿赂,低价转让煤矿,还有人干脆亦官亦商,本身就是煤矿的幕后老板,直接参与倒卖煤矿。多名内蒙官场人士表示,云光中的落马,同样与鄂尔多斯的煤脱不了干系。


一名鄂尔多斯的商界人士回忆说,云光中是2008年春节前后来鄂尔多斯赴任的。不过早在元旦节,消息就传开。有一天,云光中在呼和浩特碰上大雪,航班晚点,候机厅里遇见了好几个鄂尔多斯的煤老板。这些人都是飞去满洲里的,彼此笑称对方“消息灵通”。那时的云光中正担任满洲里市委书记,也自知即将调任鄂尔多斯。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从那时起,鄂尔多斯的圈子里便流传出,云光中是个性情中人,好说话。一名当地人士表示,这句话还可以翻译成,云光中收钱办事胆子大。


据知情人士透露,云光中赴任鄂尔多斯当天,随同自治区组织部的官员一起返回呼市。当晚与第二天,他便出现在不同饭局上,饭局中均有鄂尔多斯的煤老板。


一名内蒙古官场人士表示,说鄂尔多斯的官场风气是云光中搞坏的未必公允,但云光中担任鄂尔多斯市长3年,市委书记3年,的确未能扭转当地风气,甚至同流合污。


当时的官场风气,从一桩事情中就可窥知。鄂尔多斯市政协原主席王凤山受审时,其辩护律师提出,有两笔钱不应计入受贿,因为送钱的分别为市政协副主席刘某以及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苏建荣。三人都是市级领导,没有明确请托事项,彼此送钱属于礼尚往来。


班子成员间的友谊,需要彼此送钱来维系,荒唐到何种地步!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些“礼尚往来”中,云光中并没有缺席,在对之前落马的11人进行调查时,有多人供述,曾向一把手云光中送红包礼金,云光中也大多笑纳。


云光中的家人还介入到鄂尔多斯的煤炭生意中。据一名知情人士介绍,在云光中家人的撮合下,一名陕西的煤老板收购了该市一座煤矿,但开采后发觉效益不佳,为此找到云光中本人。正值云光中争取副省级的关键时刻,事情被压了下来。至于具体如何善后,外人不得而知。


盘点建国至今被处理的八位内蒙籍高官(下)


2014年,云光中出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两年后转任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有媒体报道,离开鄂尔多斯时,云光中动情说道:“永远关注这片热土。”


云光中这番话倒不是虚言,随着近年来多名老部下接连落马,云光中对鄂尔多斯的关注一刻未停。据当地一名知情人士介绍,云光中曾派自己的司机来鄂尔多斯,探望一名落马官员的家属。


官员接连落马的同时,商界的异动也引人关注。去年底,有内蒙首富之称的君正集团董事会主席杜江涛请辞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杜江涛是2018年初新当选的130名经济界别全国政协委员之一,当选不到一年即请辞,外界议论颇多。


鄂尔多斯多名官员栽在了异化的政商关系上,云光中也未能幸免。多个信源指出,云光中与多名鄂尔多斯富商关系亲密。他赴任时,有煤老板去满洲里迎接,他高升副省后,多个富商前往呼市拜会祝贺。


据知情人士透露,云光中经常与富商聚会,即便在鄂尔多斯时也毫不顾及影响,在五星级酒店的包间内纵酒作乐。云光中酒量大,前期只喝茅台,后来换了口味,改喝高档红酒,白酒不怎么喝了。


在十八大之前,云光中还与富商一起去海南打高尔夫,而且这件事还是由他自己讲出来的。一名鄂尔多斯公务员介绍,云光中当年曾在一个半公开场合,说到自己与某名煤企老板在海南高尔夫球场上谈事情。


当年民间借贷在鄂尔多斯盛极一时,许多人将多年积蓄投入所谓的金融企业,最终鸡飞蛋打。卷入民间借贷的官员也有不少,甚至有些煤炭企业将此变成行贿手段。


据一名当地人士介绍,有几家所谓的投资公司就是煤老板开的,并不对外募集资金,只针对政府官员,且承诺的利息极高,通常是年息30%,高的50%。官员投1000万进来,一年后收走1500万。煤老板还要千恩万谢,说多亏这笔钱解了燃眉之急。官员心知肚明,却自认为能以此规避党纪国法。


之前落马的鄂尔多斯官员中,就有人用这种手段获利上千万。多名当地人士表示,盛传云光中与家人也把钱投进去“理财”,且获益颇丰。


因为之前多起案件都牵涉云光中,相关部门曾找他谈过话。一名内蒙古官场人士分析,找云光中谈话的事许多人都知道,“不过从云光中落马后的通报来看,既非自首,也没有主动投案,想必他拒绝了组织给予的机会,坚持说自己没问题。”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
甘肃省原副省长宋亮被双开:捞取政治资本

甘肃省原副省长宋亮被双开:捞取政治资本

落马半年后,8月16日,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宋亮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宋亮生于1963年12月,河北辛集人,曾在内蒙古工作32年,历任自治区金融办主任、赤峰...

收受巨额财物,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副主席刘文山被开除党籍

收受巨额财物,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副主席刘文山被开除党籍

日前,经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批准,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文山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来源:百度百科经查,刘文山理想信念...

市委书记被判刑8个月后,副市长落马

市委书记被判刑8个月后,副市长落马

7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原党组副书记、副市长康存耀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康存耀生于1960年,是一名蒙古族干部...

内蒙古反腐再现“N连发”!

内蒙古反腐再现“N连发”!

6月17日晚间,距离上次反腐“五连发”才过去了一个多月,内蒙古纪委监委再度出手,启动“N连发”反腐模式,一口气通报了当地3名厅级干部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消息。...

大肆卖官鬻爵的副部,被控受贿超1.5亿

大肆卖官鬻爵的副部,被控受贿超1.5亿

据央视新闻消息,2021年5月27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马明受贿一案。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老板砸数亿元围猎厅官:等老了我们一块玩

老板砸数亿元围猎厅官:等老了我们一块玩

因被控受贿高达4亿余元,原内蒙古银监局局长薛纪宁于日前受审后,受到广泛关注。这些钱都是谁送的?背后是否有窝案?盖子又是如何揭开的?5月25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