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委书记收了钱,能办什么事?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7日 编辑:反腐君 来源:网络 分享:

纪委书记收了钱,能办什么事?

撰文 | 孟亚旭    编辑 | 邹春霞

又一个曾经的纪委常委被查。

8月7日上午10点,广东省纪委通报:“广东省侨办党组书记曾庆荣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曾庆荣,曾是广东省纪委常委、广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广东省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和曾经的同事毛荣楷一样,他在调离广东省纪委两年后落马。两年前,他们调离广东省纪委,是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广东省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落马前后。

广东省纪委的风暴,起于朱明国。2014年11月28日,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落马。而他此前曾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长达5年。钟世坚、毛荣楷、曾庆荣都曾是他的下属。

纪委书记收了钱,能办什么事?


三位副书记先后落马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查阅公开消息得知,曾庆荣自2010年4月6日起担任广东省监察厅副厅长,至2015年8月卸任。

任上,曾庆荣曾与时任广东省监察厅厅长钟世坚一同接待香港廉政公署专员,被香港廉政公署赞广东反腐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反腐力度大的广东,治理灯下黑也毫不手软,曾庆荣是第三位落马的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和此前落马的钟世坚、毛荣楷一样,担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时间都不小于3年。

曾庆荣担任广东省监察厅副厅长的5年间,曾在朱明国的领导下多次参与涉粤重要舆情事件处理,比如2010年的“9·21广东信宜紫金矿业溃坝事故”、2011年的“9·21乌坎村事件”。

信宜溃坝事故,广东省纪委请示省委、省政府成立了“9·21”事件调查处理领导小组,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朱明国任组长,时任广东省监察厅副厅长曾庆荣等担任调查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事故后,曾庆荣曾根据朱明国等的指示代表“9·21”事件调查处理领导小组在广州紧急约见紫金矿业集团总裁罗映南,通报了“关于‘9·21’茂名市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溃坝事件相关责任的认定”。并明确告知:这是广东省委、省政府认定的最终结论。

当时的媒体报道称:早在调查组成立之前,溃坝发生后的9月22日晚上10时许,曾庆荣就从广州赶往钱排镇了解情况。翌日一早,曾庆荣和时任茂名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廖锋(2015年8月落马)一同查看溃坝现场。因道路被冲毁,他们绕道前往,直到相关的第一手资料全部掌握才返回驻地。

“9·21乌坎村事件”中,曾庆荣作为广东省乌坎事件干部违纪违法问题专项工作小组组长负责通报调查结果。当时,经过三个月的调查,8名原村干部、12名陆丰市交通局国土局等部门干部被追责,106万违纪款被收缴。

贪腐省纪委书记的后续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十八大后获刑的“老虎”中,有三人曾在担任省级纪委书记任上收过钱,分别是——李崇禧、金道铭和朱明国。

2015年11月,李崇禧因受贿罪获刑12年。法院查明,李崇禧利用其担任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等职务便利收过钱。

2016年10月14日,金道铭因受贿一审获刑无期徒刑。而受贿的起点,就是省纪委书记任上。金道铭后来自己说,“我觉得这纪委书记还是挺难干的,是得罪人的活儿。特别是冲击一部分人利益的时候,那难得一塌糊涂,难得一塌糊涂,你会感觉到暗流涌动啊。我是什么心态呢?我也不能把他们全得罪光了,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势力范围。”

朱明国于2006年至2011年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这位受贿1.41379261亿的“老虎”,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广东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省政协主席等职务时,都收了钱。

金道铭和朱明国,受贿均过亿。他们落马后,当地纪检系统均有多人被查。

据后来的判决显示,金道铭受贿时间跨度长达7年,金额过亿——1.23781389亿。与李崇禧不同,金道铭敛财始于他担任纪委书记时,法院称他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职务晋升、纪检调查等事项上谋利。

“一亿两千三百多万,我听了太害怕了,我太震惊了,我做梦我没那么大胆子,我要这么多钱。这样的问题也不是别人强拉硬拽的,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样一个地步的。”金道铭说。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在山西,除了金道铭外,山西省纪委原副书记杨森林、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山西省委巡视办原主任王民等多名干部也因贪腐被查。

在职务调整上收钱,也是朱明国判决书上的内容。在广东,朱明国的案子是在查化州市纪委书记陈重光时发现的,之后,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钟世坚和毛荣楷也落了马。

在廉政教育基地建设上敛财

贪腐的省级纪委书记,手下收钱的手段,与他们的上级相比,也不遑多让。

金道铭在2006年“空降”山西时,王民的身份是“山西省纪委、监委党风廉政建设室副厅级主任,省委巡视办主任”。这位山西省纪委系统工作的“老人”,在2008年8月至2014年9月任阳泉市纪委书记。

金道铭被查的同年,王民也被带走,后因受贿罪获刑11年。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了解到,2009年,王民到山西圣天越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考察,该公司董事长李某秋提出,希望在建的梁家寨温泉度假村建成后,作为“阳泉市纪委干部培训基地”。后来,王民收了他25万,再后来,王民把这个度假村确定为全市纪检监察干部培训基地。

除了度假村,阳泉市廉政教育基地在2013年上半年建成后,当地决定由企业对基地二号楼的餐饮住宿部分承包,王民就找到李某秋请他承包。

说到“廉政教育基地”,王民也收了钱。

2011年,有一个公司(广州第二装修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陈某向王民提出,想承揽阳泉市纪委廉政教育基地的装修工程,并给他送了10万,之后,又给了30万。

裁判文书显示,先送的10万,是因为陈某想参与投标,希望王民提供帮助。后送的30万,是因为廉政教育基地的装修工程基本完工,陈某希望市纪委能尽早结算工程款。

“阳泉市纪委给我们公司结算工程款1780万元左右,还差我们公司八九百万元一直没有支付。”“在王民的帮助下,我公司顺利中标廉政教育基地的精装修工程,工程合同价1928万元,后由于施工成本增加等原因,我们报的决算价是2800万元左右。”陈某说。

“上面盖了毛巾,但露出了百元人民币的红边”

不过,在廉政教育基地建设过程中收钱,王民不是个案。

2010年下半年,吉林省公主岭市纪委也要筹建公主岭市廉政教育中心, 时任公主岭市纪委书记罗日辉在未履行招投标手续情况下,决定由澜建公司先期入场开展土地平整及青苗补偿工作,后经补办招投标手续,澜建公司中标承揽该工程。

罗日辉自己说,2013年末市纪委给澜建集团拨付350万工程款,冯国君(公司法人代表)打电话让他去公司,冯国君说“你不是要在北京给孩子买房吗,给你拿150万元”,并让工作人员将钱装到车上。

罗日辉的司机说,冯国君的司机带他到财务室将四五个塑料袋和布兜子放在罗日辉的车后备箱,“这些塑料袋和布兜里面装的应该是成捆的钱,十万元一大捆,上面盖了毛巾,但露出了百元人民币的红边。”

“处分太重要申诉”

还有人为了不被处理给纪委书记送钱。

2010年9月30日,央视曝光平定县晋东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以建设“高效农业园”为名私挖乱采后,山西省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阳泉市纪委配合。时任平定县县长的王银旺对王民说,希望少处理县里的干部,就给他送了2万美元。之后,他果真没被处理。

不过,在王民落马的同月,王银旺被查,官方通报其“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与他人长期通奸。”

而山西盂县的一个副县长,在2012年9月份因“7.26”煤矿事故被撤职。这个副县长认为“给我撤职的处分,太重了,要申诉。”后来也找了王民,“王民说,你的处分是省里下的,想改很难,咱市纪委跟省纪委联系一下,反映一下你的情况,完后再说。最后,我就再没见过他”。纪委书记收了钱,能办什么事?

资料 | 中国裁判文书网  法制晚报  澎湃 人民网等

校对 | 项战

纪委书记收了钱,能办什么事?

纪委书记收了钱,能办什么事?

版权声明:文图收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Comments
相关文章 ARTICLE